English
中     文
Copyright © 2011 Soka Art Center
京ICP备18031038号

不食人間煙火的另類式成功——訪索卡藝術中心董事長蕭富元

90年代起,中國藝術品市場進入全面復蘇時期。在大陸經濟細胞復蘇之年,各種領域的經濟元素被一一啟用和複用,藝術領域更是達到了前所未有的發展,特別是之後當代藝術的迅猛啟動。

 

身處復蘇時期的大陸藝術市場,在這個成長階段中經營運作還待規範以在各方面提高和改變較落後的狀態,而臺灣畫廊已經具備成熟的市場經驗和運作機制。

 

面對內地藝術市場逐漸火熱,臺灣藝術市場則顯得略微沉寂,臺灣畫廊急需找到一個突破口。大陸藝術市場的漸日崛起,給臺灣畫廊一個廣闊的開墾天地。部分孤懸海外的臺灣畫廊嗅覺敏銳地察覺到大陸藝術市場的商機,他們紛紛趕往大陸把其作為發掘的熱土。頓時,大陸被掀起一股騷動。索卡則是第一個開啟大陸之門的臺灣畫廊。

 

“混沌”初開 陰陽延續

 

索卡當代藝術中心,“索卡”二字分別源自於西方現代派男性繪畫代表畢卡索的“索”和女雕塑家卡蜜兒·克洛岱爾的“卡”,“索卡”合用,意為男女陰陽二儀互相融合。

 

《易經》裡描述說,一切運動、功能、關係都建立在陰陽雙方的互相作用所達到的透明、協調、推移和平衡中。索卡的創始人蕭富元先生便用陰陽八卦為畫廊取名,希望索卡能夠陰陽相生,世世代代延續下去。

 

2001年索卡藝術中心落足北京東四北大街107號,進駐北京的索卡藝術中心審時度勢在不同程度上進行策略調整。在索卡負責人蕭富元敏銳洞察力和決斷力下,朝大陸發出轉換軌道的尖利聲響。當時北京可以稱得上正規的畫廊有兩家:紅門和四合苑,分別由澳大利亞人布朗華萊士和美國人馬芝安於1991年和1996年開設。此時大陸自身的畫廊還處在從傳統畫材店銷售向專業畫廊代理藝術家的過渡階段。

 

索卡先機先得,蕭富元永遠先人一步的前瞻性眼光似乎洞見藝術產業未來的變化趨勢從而把觸角伸展到亞洲乃至世界藝術的每一個角落。這位被藝術界稱為兼具收藏家和商人雙重氣質的臺灣人,主導了臺灣畫廊向大陸藝術市場挺進的變革節奏。

 

版圖線路 從不入流

 

早年從事金融行業的蕭富元,20多年的金融經驗訓練了他對市場經濟的高度靈敏和前瞻性,他深諳市場的運作規律,同時具備了對藝術的判斷力,猶如藝術市場的高盤操手。

 

1989年,其他人還在做古董時,蕭富元預料古董市場漲勢已高,就出清全部收藏;1992年,臺灣本土油畫大漲,隔年他就拋出全部籌碼,在中國當代藝術還沒有市場的時候,索卡就已經涉足收藏大陸油畫及當代藝術;2003年中國當代藝術市場暖意襲來時,索卡則轉舵日韓;2006年東南亞藝術還未被開墾時,又把眼光投向東南亞;2006年底2007年初,又折回來,對中國亞洲當代藝術作了一個整合,舉辦了大陸、臺灣、日韓、泰國、馬來西亞、新加坡、印尼、菲律賓、越南等別具特色的藝術作品在大陸和臺北巡展。這些不斷轉換思路的做法讓這個從不隨市場主流的臺灣畫廊在藝術市場起落的情況下,從低點到高點賺取了價格的巨大利差。

 

“索卡之所以走在市場的前面,是因為我們不像一些畫廊那樣,市場流行做什麼就去做什麼”蕭富元這個比較有個性的回答,回應了索卡版圖輪動軌跡和市場流行相背離的說法。 從索卡的發展脈絡可以窺見它與大陸畫廊經營方式不同的原因:臺灣畫廊起步早於大陸約30年,特別是索卡藝術中心在1997年就已經正式投入運作,在人脈資源上和規避市場風險能力上,索卡已經具有龐大的人脈網路資源和分析經濟全域的能力;而中國畫廊業尚處在初級階段,因此大陸畫廊更多關注本土的藝術。但是索卡已經對亞洲藝術市場實行全方位輻射,進而再度試水國際,擺脫局限於國內的藝術意識形態的糾纏,以更高的發展為主軸,向國際靠攏的發展的主導型戰略已經開始悄悄在索卡發酵。

 

“金融危機影響蠻大的,巴塞爾成交量也比去年更弱了,看展的人也不如往常了。威尼斯雙年展整體來說,水準整體沒有上一屆那麼搶眼,當然我也發現了當代藝術新的實驗性的東西多了起來。” 蕭富元一直在默默地關注著國際上每一次大型的藝術品博覽會,“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來尋找光明。”他的每次行程都在用獨到的眼光去尋找孕育其中的新投資商機和投資熱點板塊。

 

開疆辟土 注重研發

 

蕭富元最初收藏臺灣本土油畫,這似乎就是一個不平靜的開始。誰也沒有想到,他這個舉動很大膽,從大陸的另一端傳遞到亞洲整個藝術市場。

 

這個把自己每個作為年份改造成色彩的人,在擇機時不無霸氣地說:“舉國蕭條時,並非全無亮點,臺灣藝術市場並不是沒有希望,主要是看你怎麼來做這個市場”,在一些臺灣畫廊對臺灣藝術市場信心逐步喪失選擇進駐大陸時,他在07年又折回臺北加大拓點力度。而在已經發生或將延續的金融危機下,他對臺灣畫廊在大陸的拓展以及國內畫廊在其他城市的設點均表贊同。

 

這個在藝術市場叱吒風雲的人物,在1992年收藏的中國藝術家的作品,在2003年和2004年至少已經獲得了五到十倍的增值。蕭富元不但在收藏上賺到了第一桶金同時他也是一個很會花錢的畫廊,對自己代理的藝術家,蕭富元則是一絲不苟地躬耕在外。 索卡一直致力代理已經定位的藝術家,這些藝術家經過時間和市場的考驗,索卡才把藝術家推薦給藏家,本著對藏家負責和引導藏家的職責,讓藏家更好的瞭解國際,索卡會花費更多的精力和資金推薦世界成熟的藝術家給藏家。

 

“藝術不是只在中國發生,從中國開始,介紹臨近的國家,逐漸擴展到全世界”索卡董事長蕭富元先生利用自己長袖善舞的行銷能力,把索卡的品牌大戲唱到了整個亞洲。 在這種貌似一路凱歌的勝利上,無疑激蕩著一股倔強的,舍我其誰的浩然之氣。“開疆辟土這條路走的比較辛苦。我們親自拜訪藝術家的工作室,我們不是隨便挑。像菲律賓我一年至少就去兩次,比如明年要展覽,今年我們就要去拜訪明年要展覽的藝術家,我是比較負責任的去做這些事。”從對藝術家面對面的交流和實地考察並給藏家介紹新鮮的藝術品這幾個環節來說,這條培養之路有些長,有些辛苦,但對索卡來講做好這些工作十分有意義。 索卡的藝術家列表一直以來處於推薦和更新的狀態,“希望在今後的五到十年我們和藏家攜手取得更大收益。”這是索卡藝術中心一直努力做的。

 

時代標本 傳言是非

 

歷史如同羅馬神話裡的那個“雙面神”雅努斯,它有兩副面孔,一副回望過去,一副注視未來。

 

626日,已然辭世12年的中國現代美術大師吳作人先生的個人作品展在索卡藝術中心北京空間隆重開幕,這展覽將持續到726日,同時菲律賓29歲的畫家羅德爾·塔帕雅“神話根源”個展也在索卡展廳展出。這一古一今的對比給觀眾一個跳躍式的寬廣視野,極富觀賞趣味性。

 

吳作人是繼徐悲鴻之後中國美術界的又一領軍人物,此次展出的作品包括了他的許多早期作品。這些作品作為時代的經典,是蕭富元先生早年的收藏。現今能看到吳作人的作品也只能在美術館,“從來沒有哪一個畫廊能展覽美術史定位的藝術家,索卡願意提供這樣一個機會。”蕭富元先生不以珍貴居奇,隔三差五拿出一些“時代標本”曬曬自己的寶貝讓觀眾能夠在索卡這個平臺上飽賞到一般商業畫廊難以展出的罕見作品,他十分歡迎大家對他個人收藏的展示做出批評和指正。

 

這些藏品的購得很大程度上並非環境下的產物,而是蕭富元一種慎重決策的結果。從蕭富元一臉春風得意的表情可以透析出他收藏這些作品時灑在上面的眼光。這種獨到的眼光和熟稔於胸的決斷,讓索卡成為畫廊界奪人眼球的翹楚也在情理之中。 追述索卡早期的發展計畫,在03年為了加強韓國和大陸藝術家互相交流而設立的在韓國的辦事處由於近幾年兩國交往的頻繁於06年撤銷。而06年傳出索卡在上海莫干山設立畫廊的計畫隨著蕭富元對藝術市場的評估,他先知先覺地預感到在上海設點有點不合時宜轉而把空間租給了一家韓國畫廊經營。取消設點在今天看來,完全是蕭富元謀略的超前性讓索卡避免了金融危機波及下不必要的資金流失。

 

索卡藝術中心一直都在按照自己的路子在走。“不以市場流行的標準去賣作品”從某種程度上說,索卡更像是以企業的形式在做畫廊,重視以企業家的方式進行研發,這和商人似的賺取差價不同,而索卡在北京的空間靜謐安逸,“不似798買賣性很強”這些或許跟蕭富元的個性相關:他從不急功近利。不管藝術市場瘋狂還是沉靜,用蕭富元的一句話來說“做自己的事,我們有點不食人間煙火的味道。”在很多人聽來,還有什麼比這句非主流般的語言表述更能證明索卡力量的呢?!

(來源:藝週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