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中     文
Copyright © 2011 Soka Art Center
京ICP备18031038号

《名家》杂志: 东方绘画思想的当代表述 ——索卡艺术中心创始人萧富元先生访谈录

                                         采访时间:2013年6月6日

                                         地点:北京索卡艺术中心

                                         采访:《名家》杂志 冯婷

 

记者(以下简称记):萧先生您好!欢迎接受本刊采访,索卡艺术中心成立于1992年,当时在台湾。主要经纪代理优秀华人艺术家作品,是台湾最早有系统代理大陆艺术家的画廊。2001年,北京索卡艺术中心成立,您又成为台湾到大陆开设画廊的第一人。看您个人之前的专业,好像与艺术毫无关系,是什么原因让您与艺术结下不解之缘,又投身于艺术经纪领域的呢?

   

萧富元(以下简称萧):我记得自己从国小四年级开始收集邮票,五年级就跟国外一些收藏爱好者交换邮票。所以到了五、六年级的时候,作为一个孩子,已经有了很多国外的邮票,由此喜欢上收藏。长大后当我进入金融机关工作时,收藏也从茶壶发展到瓷器。1990年的时候,我人生的第一桶金,是一批明清官窑瓷器。当时明清官窑的价格涨幅很大,我就将其卖掉,转为收藏台湾本土油画。到了1992年的时候,台湾本土油画迎来涨幅潮,我又将那些转让,开始收藏大陆油画。在台湾,我是最早收藏大陆艺术家油画作品的人。当时,上海有一位很优秀的油画家,叫俞晓夫,我购买了他的一批作品,经纪其作品长达3年。那时我想,俞晓夫的画这么好,应该让更多人看到、了解并欣赏。于是我就开始帮忙联系台湾的画廊做展览、销售。结果发现台湾的画廊都在经营本土的油画,没有肯接受大陆的。觉得大陆的油画没有展览的必要,没有经济价值。所以1992年底,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创办了索卡画廊。在长达六年的时间里,我都是一边在金融机构工作,一边聘请专业人士帮我打理画廊。最开始画廊在台南,之后又在台北开了一家。1998年,在我正式从金融机构离职的时候,已经在台湾创办了两家画廊。我是从收藏起家的,人都是会在感兴趣的领域不断学习、进步。

                                                                                                                                                                                                                                                                                                                                                                                                                                                                                                                                                                                                                                                                                                                                                                                                                                                                                                                                                                                                                                                                                                                                                                                                                                                                                                                                                                                                                                                                                                                                                                                                                                                                                                                                                                                                                                                                                                                                                                                                                                                                                                                                                                                                                                                                                                                                                                                                                                                                                                                                                                                                                                                                                                                                                                                                                                                                                                                                                                                                                                                                                                                                                                   

 



记:我们都知道,台湾与大陆的人文环境很不同,我本人也去过台湾,对此深有感触,那么您是否可以跟我们分享下您初来北京办画廊的情景,以及印象比较深刻的事情?

 

萧:我是2001年来大陆开画廊的,之所以来大陆开办画廊是因为看中了大陆的经济发展。2000年的时候,台湾的经济状况很不好。我一年间要在海峡两岸往返多次,再加上学经济出身,对经济比较敏感。发现大陆的经济已经发展到一定的规模,并由此预测在这种经济环境下必然会带动整个文化艺术的发展。当时大陆仅有的两家画廊都是外国人开的,没有中国人开。并且画廊的客户群也都是外国人,没有大陆买家。既然大陆市场很初级,没有买家,我们就开始培养嘛!所以从那时开始经营北京索卡。当时没有多少人对艺术有兴趣,我们会在一些高档会所办展览,寻找有钱人聚集地。主动出击,宣传理念,挖掘、培养一批对艺术有兴趣的人。这是我当时印象比较深刻的。前期很艰难,道路很曲折。


来大陆经历了很多的困难。最初,我们的画廊在秀水东街,恰好遇到美国
911时期,周围的使馆区因为当时的形势都被封了,客人没有办法从外面进入我们画廊参观;2003年我们搬到北新桥,遇到SARS,整条大街上人都很少,更别说进画廊转转了。2003年下半年后,大陆的艺术形势才开始逐渐变好。


但是,每个时间点都有其艰难的地方呀。像现在,虽然有大量收藏家,但是画廊很多,竞争比我们那时候激烈许多。我们那时候只是开拓市场的过程比较辛苦。

 

 



记:听起来是一个好事多磨的过程。索卡成为中国第一家以美术史观及学术角度来经营的画廊。我们知道对任何一个学科的认知都要从其历史开始,那么这就引申出一个问题,每个民族、国家的文化基础是不同的,诉求也不同,那您认为以目前的形势是否要建立一个统一的世界艺术史书写体系?

 

萧:我觉得很难!因为东西方本身无论从美术史,还是对于美的观念都有很大的差别,角度也不同。东方人和西方人的生活方式也不一样。举个例子,东方家庭做菜的时候,我们会酌量放盐、味精等调料品,凭借感觉及以往的经验判断用量;但是西方人就不同了,他们的概念里佐料会精确到克数,是一个很标准很精确的操作。


最开始因为爱好,我读过一些美术史,在了解过程中你慢慢会发现,艺术之所以有价值,是因为进入了美术史。如果这个艺术家没有进入美术史,那他就是没有价值的。有一次我看了民国
36年,也就是1947年的全国第一届美术展资料,参展艺术家有500多人,是从全国上万个艺术家或者是几十万个艺术家中挑选出来的。这500多个人一定是当时最有名的!这点没有人会怀疑。可是当我拿着那500多人的名单翻看时,发现只有30几个人是我们现在所熟知的。很多人在当时享誉盛名,但是他(她)没有办法进入美术史,没有办法经过历史的淬炼,让后人知道他(她)及他(她)的作品,所以我觉得美术史很重要。可以说,是一个检验的标准。


因为一些特殊历史等原因,大部分人对中国第一代油画家不了解,只知道徐悲鸿等等。
1992年的时候,我意识到应该从历史的角度梳理中国美术史。于是,我按照名单去拜访了20多个老油画家。有些已经过世的,就去拜访家属。那些已经被遗忘的艺术家和作品,被我拿来,整理出画册,办了相关展览,让大家知道。这个事件我相信不是偶然的,无论现在多么出名成功的艺术家,如果不能进入美术史,那么10年、20年之后,他(她)会慢慢被人遗忘。我要强调的是这些人不是市场筛选出去的,是历史筛选出去的。


我们做画廊卖艺术品给收藏家,是要对收藏家负责的,不能提供仅仅外表光鲜的作品。

 




记:可以理解成您是想通过这种方式解决目前的文化问题吗?

 

萧:我觉得不是文化的问题,文化一直都存在。每个时代的文化都会受到大环境的变迁,会受到政治等因素的改变。但是,东方,包括中国固有的思想很难改变。中国已经有5000年文化的历史,基本的观念及思想已经定型,是逐渐累积成型的必然产物。可能暂时会被某一种现象压制,但是有逐渐恢复的趋势。比如之前有一段时期我们基本不提孔孟思想,结果近几年国学大热,连端午节这种之前从来不放假的传统节日,也成了法定假期。为什么端午节要放假?就是要恢复我们中国一个传统的节庆,传播传统思想,从而最终回到一个正统的道路。这也很符合中国人历朝历代大一统的观念!是很正常的现象。

 





记:有位青年艺术家对我说:文化本身具有自毁性。

萧:哈哈!我觉得文化没有那么伟大。

 





记:我个人对油画的体验来源于
5岁时,一个学院派画家以我做模特,画了个肖像。我拿到画后第一个反应是拿给其他的小朋友看像不像我。小孩子的观念很直接,就是很具象的问题,而不是抽象的。但是现在我看油画,很多已经发展成抽象派,也就是说大众不能完全理解画家的表述。您如何看待中国油画的这些现象呢?您觉得这些现象是不是西方的一些问题在按照东方进行对照,而这些问题是当代核心问题吗?

 

萧:像不像这是西方人的想法,不是东方的。我们从史前开始到商、周、春秋战国,你会看到中国原始的图腾都是很抽象的,而不是具象的,也就是说不写实,会把形体做某些改造。我想大家从青铜器、壁画上都会看到。而你去看西方那些雕像,维纳斯、大卫,他们的作品非常像,很写实!从肌肉、筋骨、比例都做到了很相像!原因在于,这是西方的一个基准;你再去看魏晋南北朝的雕像,尤其是佛像,因为那时候佛教兴盛嘛,你会发现,雕像的比例不合格。我们讲究以及在意的是一个抽象的神韵。东方人画山水都不喜欢对着画,他喜欢走遍大江南北,最后回到家,坐在屋子里,画他心中的山水。这个山水可能你去任何地方都找不到,没有实景。他画的是他的感受。医学上,西方以心电图判断有无生命特征,而东方说没气了,但是“气”又是个看不到的东西。像道家讲究个“虚”,以虚为实。西方到了20世纪初才开始做抽象的东西,而抽象在古老的中国早就有了。

 




记:西汉霍去病墓前很多石雕都是很抽象的。

 

萧:是的!所以你会发现东方是从抽象慢慢地,进入写实的状态,而西方相反。

 





记:目前索卡对艺术家的选择更注重于哪些方面呢?

 

萧:古今中外,都有好的艺术家。21世纪的当代艺术也不再仅仅拘泥于单纯的绘画、雕塑等等,而是思想为先,材料做辅助,创造好的艺术品。我欣赏的艺术品类型是思想一定要很东方!材料你可以多种多样,东西方兼用,不受限制。因为我在研究古今中外现存大师的时候,发现他们都有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就是他们都是继往开来,承前启后的。没有一个艺术家像孙悟空那样一下子从石头里蹦出来,成为一个很厉害的人,每个艺术家都是从自己的文化起源里面延伸出来的。技巧方法之类你可以学嘛,但是思想一定要是别人之前没有做过的东方思想。我很不欣赏换个符号,照抄别人的东西,我喜欢从绘画的角度探索出来的东西。我觉得一个好的艺术家一定做到了传承。而传承下来的,不是别的,是思想。

 




记:索卡是国内最早启用国际上规范的经纪代理制度的画廊之一。大部分对艺术画廊的经营,第一个感觉,是散漫的。您是如何想到用如此严谨的经营模式?

 

萧:我觉得一个事业要发展到一定的规模,是不能自卖自销的。我没见过谁要买车了会跑到制造汽车的工厂去。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如果一个艺术家自卖自画,在当今社会,你一定做不大。全世界最棒的艺术家没有一个是自己卖画的,这需要我们本身做一些改变。

 




记:从日据时代起,台湾就开始受日本文化的冲击。具体表现为对一些小众做很细致的研究。这对您来大陆办画廊有影响吗?

 

萧:每个人受到的影响一定来自于从小受到的教育、家人的言行、自己对文化的吸收,以及大的环境等等。台湾的居民有70%是跟随郑成功从福建、广州迁移过去的,虽然这两个地区代表了中国很边陲的文化,但是也是中华文化的一部分。清朝甲午战争后,把台湾割让给日本人,那段时间确实也受到日本文化的影响。这是两种文化的中和。但是我们要注意到,日本的文化深受中国唐宋时期的影响,所以说,基本上还是中华固有文化。相对来说,台湾对于文化和传统的理解更加细腻,像你说的那样,有些人甚至会一辈子深入研究一个很小的东西。

台湾画廊已经有
30多年的历史,因为历史相对长久,所以经营模式很成熟。

 




记:在当代艺术界,至今仍有画家,对艺术的商业化心存芥蒂。您对此有什么看法?

 

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但是这个社会好的艺术家很多,除非你是个天才,别人完全没法超越你。现在资讯很发达,你却完全关门,只在自己的世界,不肯出来与外界撞击、交流。认为自己有天不在了,作品会很出名。其实真的不一定,我们经常会看到很多很好的画,但是没有名气,根本查不到有关这幅画艺术家的任何信息。这种情况在古代更多,虽然画的很好,但是后人不知道画家的名字。我觉得在当代,一个好的艺术家,应该适当拿出自己的作品展示给公众,让大家了解、欣赏。当然我说的不是追求商业上最重要的利益,创作是很私人的事情,创作结束后你完全可以交予信任的人或者是机构,帮你去完成下面的后续配合工作。很多艺术家可能会受到商业的影响,依据客人的口味去创作;但是也不能只创作,不管外面的世界。因为现在的世界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最好是对自己的创作有更深入的研究,做最好的作品,同时不排斥作品进入商业。我相信世界上好的艺术家没有不进入商业的,哪怕是毕加索、莫奈等。过犹不及,保持一种平衡,也就是中国传统文化里经常讲到的中庸,才是最重要的。而现如今,中庸的核心是双赢。应该允许艺术与商业在同一片土壤成长、开花、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