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中     文
Copyright © 2011 Soka Art Center
京ICT备05058271号

有灵魂的画廊——懂得挑选艺术家和培养藏家 来源:《品尚艺术》杂志

来源:编辑 / Cat 记者 / 陈嘉喜 助理采编 / 麦田明  图片由索卡艺术中心提供  美编 /


索卡每一步都走得极具争议性,但是它却是艺术家最好的伙伴,藏家最好的引领者;它秉承艺术至上,最大限度地支持艺术家对纯粹艺术的创作,在商业市场奉行顾客是上帝规律面前,索卡面对藏家则是采取择优录取的态度。他不迷失,不避谈市场,不矫揉造作,他勇敢地在浮躁的社会中开辟一条索卡艺术之路。

关于索卡艺术中心
索卡艺术中心成立于1992年台湾台南,主要经营亚洲当代优秀艺术家作品,是台湾最早有系统经营亚洲当代艺术的画廊。现已经拥有北京、台北、台南索卡艺术中心。是一家跨足中国经典和当代艺术作品,並致力于推广州亚洲當代艺术,影响力涵盖全亚洲的国际性画廊。



身为老牌台湾画廊,也作为中国内陆第一家华人画廊,索卡艺术中心一直在创造中国艺术圈的先例:最早入驻大陆,最早涉猎日韩市场,最早打出东南亚艺术圈概念。索卡艺术中心领头人萧富元,将索卡从无到有,一步一脚印打下的天地正是中国艺术市场成长的缩影。
索卡艺术中心在台南已有二十年历史,在北京已经十二年,总是在走着与别的画廊不一样的路,可以说索卡艺术中心是纯粹在推动艺术,因为在艺术市场低迷状态下,他们还是坚持以艺术之名策划展览,而不仅仅是卖画;索卡艺术中心做市场也很成功,他们的成功不在于一年能卖多少张画出去,而在于,一方面他们总是能发现被埋没的艺术家,并将艺术家推向市场,另一方面,他们善于培养自己的长久的藏家,让藏家和艺术家共同成长。艺术和市场之间的矛盾一直困扰着艺术家、藏家和画廊,如何在艺术和市场中取舍,索卡有自己的独特经验,面对一直以来的艺术市场泡沫和寒潮,索卡并没有趁着市场的大起大落去赚快钱,而是坚持走自己的路,索卡艺术中心董事长萧富元说:“索卡艺术中心基础很稳定,不怕‘地震’和‘大风’,做画廊就得一步步要踏得稳,而不是像空中楼阁一样,一刮风下雨,楼就倒了。”
最具争议性的决定
索卡艺术中心成立于1992年台湾台南,90年代的台湾凭借高科技产业,经济迅速发展,跻身于发展地区之列,并和亚洲的香港、韩国和新加坡并列为亚洲四小龙,与此同时,台湾的本土艺术开始兴起。从八十年代末开始,台湾很多老牌的画廊几乎都在做本土艺术,1992年的台湾就像是大陆2008年的艺术市场一样,泡沫现象凸显,台湾艺术市场正经历着虚假的繁荣,台湾艺术家作品的价格被炒得虚高,学经济出身的萧富元深知市场规律,“当时我看到这个情况,我就知道这个繁荣过度的泡沫会破灭,艺术市场会开始衰退和萧条,就像大陆2008年以后的艺术市场,大陆油画一直往下走的状态”,因此他做出了一个让全台湾画廊哗然的决策——成为台湾第一家代理大陆油画的画廊。
从1989年开始,萧富元频繁往返大陆台湾两地,他看到中国艺术发展地非常好,85思潮刚刚过去,各画派都很繁荣,“我看到大陆艺术非常好,它的写实和写意也慢慢地好起来,我看到了大陆艺术的未来。”
索卡做大陆油画基于三个原因:第一,台湾本土艺术泡沫凸显;第二,大陆艺术的发展潜力;第三,提供给买家和艺术爱好者另外一种选择机会。1991年,索卡艺术中心开始和上海画家俞晓夫合作,买断了他的艺术作品。俗语说,枪打出头鸟,萧富元率先做大陆油画受到了艺术界同行的质疑与非议。
“因为同行每一家(画廊)都在做台湾油画,他们觉得大陆油画不好,也认为我们是无法做台湾油画才去做大陆油画。台湾的艺术家也不喜欢我们,指责我们说拿大陆的‘廉价货’和他们竞争,他们心里很不高兴;台湾的收藏家也不高兴,因为他们收藏了几十张甚至上百张台湾油画,我们现在说大陆油画很好,很有价值,他们觉得这是在否定他们。”萧富元说。
顶着同行、艺术家、藏家三方的压力,索卡艺术中心开始走自己的路,也开始培养自己的收藏家,“我们有一个藏家,从1992年开始就收藏我们画廊的作品,现在他手上已经有300多件我们的作品,每次我回台湾,他都会问我有什么好东西可以给他介绍,所以这个收藏家是我们从刚开始之初就培养出来非常忠诚的收藏家。”

 
1.索卡艺术中心台南展厅

中国内陆第一家华人画廊
萧富元总是敢于做别人不敢做的事情,从颇具争议地引进内陆艺术进入台湾本土到决定在中国内陆开设索卡艺术中心分馆,萧富元挨了不少骂,也遭受了不少挫折。2001年,索卡艺术中心在北京成立,萧富元成为了台湾到大陆开画廊的第一人。
最初,很多艺术家提议把画廊开在上海,然而萧富元却觉得北京更适合开画廊。当时北京只有两家画廊:北京红门画廊和四合院画廊,都是外国人开的,买画的人更多是外国人,可以说当时中国并没有艺术市场。考虑到这个实际的因素,萧富元决定把索卡的选址定在了北京秀水东街——北京的外国领事区,萧富元想把画一半卖给外国人,一半用来培养大陆的藏家,“虽然刚开始我想打开市场,但是我要先解决眼前的一些问题,因为当时大陆没有任何一个收藏家在买油画。”
2001年的中国内陆还有没有画廊行业,索卡甚至没有办法用“画廊”的字眼去申请营业资格证,而且政府也不允许纯外资在艺术领域做生意,所以索卡只能和中资合璧,创办了索卡艺术有限责任公司,“索卡艺术中心”则是后来才取的名字。
开业不久,美国遭遇9•11事件,在北京的美国领事馆区被政府用铁丝包围起来,索卡刚好在大使馆区里,期间,客人和索卡的工作人员也没办法进去,严重影响了索卡艺术中心的正常开放。“你开辟了一条没有人走过的路,当然辛苦,因为你要开疆辟土。但我认为它的目的地是一个光明大道,是一个可期待的地方,我们看准的,就一直往前走,我觉得要做大事情一定是越困难,阻碍会越大。”2010年,北京索卡搬迁至北京的艺术中心——798艺术区,一间一千平米的包豪斯经典风格建筑,致力为公众呈现更为精彩多远的艺术展览。

 
2.北京索卡展厅

以亚洲当代艺术为中心
索卡艺术中心从建立之初便很清晰地知道画廊的定位以及艺术方向,这和买卖式的画廊是截然不同的,买卖式的画廊只需提供市场所需就行了,然而索卡艺术中心则是要做有灵魂的画廊,萧富元把这种灵魂比喻为“企业精神”,而画廊在选择、推广艺术家和艺术品的过程就像是研发一个产品,研发的过程是没有收入的,是很困难的,但是一旦你研发成功,你就是最具创新意识的领头人。
“大陆的画廊差不多99%都有在做当代艺术”,而索卡艺术中心则旨在推广更多元的艺术,“无论古今中外,只要好的艺术家,我们都认为应该介绍给艺术爱好者认识”,索卡艺术中心善于用美术史和学术的角度去梳理自己对艺术推广的脉络,他们做了中国第一届留学海外的艺术家们,像林风眠、徐悲鸿、颜文梁、周碧初、李铁夫等人。索卡艺术中心除了涉及中国经典艺术之外,还大力推广中国的当代艺术以及年轻艺术家,萧富元觉得中国的艺术家一定要有中国的东西,中国传统文化是最根本也是最打动人的。索卡代理的艺术家都有一个特点:材料的发挥和形式感要国际化,但思想要中国。
但是索卡艺术中心并不局限于中国的艺术,它把自己定位为以亚洲当代艺术为中心的画廊,所以他们也会涉及亚洲的当代艺术,包括日本、韩国、东南亚的艺术家都有代理。2004年,索卡有了韩国办事处,旨在把中国艺术家推到韩国,再把韩国当代艺术引进中国。
2007年,萧富元改做东南亚、韩国、日本的当代艺术,因为他发觉当时国内艺术市场泡沫太大,艺术家只是在重复自己的作品,而更多的人只是把眼光聚焦到了张晓刚、曾梵志等大腕儿身上。

 
3.索卡艺术中心在迈阿密巴塞尔博览会


索卡与艺术家
“希望艺术家不要太关心市场,他们关心自己的创作就行了。”
                                                ——萧富元
目前为止,索卡一共有10个代理艺术家,这些画家来自中国大陆、中国台湾、日本、菲律宾等不同的国家和地区,其中代理得比较成熟的有洪凌和毛旭辉。索卡旗下代理的艺术家并不是很多,却很稳定。索卡代理洪凌14年,从没有名气开始,到现在台湾几乎每个大收藏家都有洪凌的作品,而在2008年到2013年,这五年洪凌画展上的作品,每次都会全部销售出去。
索卡对每个代理的艺术家都会有一个规划,按照每位艺术家的进度以及成熟度,去策划不同等级的展览,有可能针对某个地方的,也有可能是面向国际的。“我觉得艺术家的名气越大,市场就会越大,如果说一个艺术家只在台湾很有名,那他的市场就只能在台湾;如果他在大陆很有名,那他的市场就在大陆;如果他在全世界很有名,那他就会有全世界的市场。”
索卡每年至少会为艺术家策划筹办25个展览,为更好地宣传画家,也为更多的艺术爱好者欣赏到更多艺术家们的佳作。即便在2008年以后市场低迷时期,索卡依然凭着自己的坚实基础和对艺术的理想坚持办展览。2013年索卡就计划了在北京有7个展览,台北和台南各有8个到10个展览。每年,索卡还会带着代理艺术家或者画廊的藏品参加一些顶级的艺术品博览会。
对于还没签约的艺术家,索卡会用至少长达两三年的时间去观察,在这个过程当中,索卡还会为他们举办展览,以此观察他们的艺术发展和市场前景。在萧富元眼里,艺术家应该有着严格的标准和操守:分清艺术家和商业画家的标准,不在于作品的好坏,而是创作的本意是什么?创作时内心的想法最重要。
“希望艺术家不要太关心市场,他们关心自己的创作就行了”,萧富元不希望他代理的艺术家受到太多的市场干扰,只希望他们专心自己创作,买卖是画廊和经纪人需要做的事情。
 

4.萧富元先生和“西南艺术三杰”毛旭辉、张晓刚、叶永青在香港巴塞尔。
 

赵博 《荒原——天葬》 200x90cm 布面油画

让艺术成为消费品
索卡希望它的收藏家是纯粹为了欣赏而收藏,因为他们认为艺术品只有成为消费品才有其真正的价值。萧富元说:“艺术本来就应该把它当成消费,如果把艺术当成一种工具,那它是没有价值的。我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如果每个人买房子,房子不用来住,只是投资的话,那房子会有价值吗?没有价值。因为钱只是一种工具,不是最终目的,最终的目的要转换成东西才有价值。”
从索卡在台南建立之初到进军大陆,索卡都在积极地培养自己的藏家,而不是吸引投资者过来买画。对于藏家,索卡艺术中心也像是挑选艺术家那样严格,用萧富元的话来说是要经过长期的观察和“精挑细选”。有些人第一次来索卡买画,萧富元往往要了解藏家的买画动机,如果只是为了投资,索卡宁愿不卖,它需要真正会欣赏的藏家。
萧富元认为:艺术品应该卖给真正喜欢和收藏的人,应该出现在每一个家庭里得到欣赏,而不是作为一种炒作和投资的工具;艺术品应该是用来消费的,而不只是投资。索卡自成画廊以来,有自己最忠实的收藏家,他们到手的作品纯属收藏,几乎不再卖出。
 

7.荀贵品《风景中的公鸡》200x300cm 布面油画 2013年
 

8.毛旭辉 《昆明组画•一把老椅子和三叶花》 250×180cm 布面油画 2010-2012年


品尚对话萧富元
萧富元XiaoFuYuan
索卡画廊董事长
台湾台南人,毕业于台湾成功大学经济学专业,1977年入金融业服务并开始文物及绘画等艺术作品的收藏活动,1984—1987 年,师从台北故宫博物院刘良佑先生学习文物鉴赏课程。1992 年索卡画廊在台南成立,不久萧富元就将大陆艺术家作品引入台湾,他又是台湾到大陆开设画廊的第一人。索卡一度扩张到台湾、北京、上海、首尔等地,现在的索卡艺术中心包括北京、台北、台南三个点。

萧富元是索卡的灵魂人物,从1992年在台南创办了索卡画廊之后,一路披荆斩棘进军大陆,随后又带领索卡涉猎日韩艺术市场,最早打出东南亚艺术圈的概念,可以说,他每走的一步都是在开疆辟土。他爱冒险,所以总是能率先发现蓝海;他对市场有独到的分析,面对市场泡沫还是低谷时期,都能临危不乱;他对艺术有独到见解,即便艺术一窝蜂投资的时代,他也能坚持推广纯粹的艺术。本期栏目对话萧富元,谈谈他对艺术、对市场、对藏家的看法。
1.中国艺术发展值得期待
品尚:当时你选择了北京去开画廊,你看到的北京画廊业是怎样的?
萧富元:在北京没有中国人开的画廓,都有是开一些裱褙店、做复制画的,还有些人就开个酒吧,然后在里面挂几张画,就像有一个叫林松,以前就是在酒吧里面挂几张画,然后卖他同学的作品,没有一个真正的画廊。所以我们算是第一家吧,我们华人的第一家。

品尚:2001年你很大胆地在北京开了华人第一间画廊,为什么你在这么早就看好大陆的市场?
萧富元:刚开始,我就认为中国的经济会发展起来,会成为在世界上非常强的一个国家。我研究了很多古今中外的一些艺术发展史,我认为每一个艺术要发展都是靠经济来带动的,就是哪里的经济最强哪里的艺术就是最强,包括十三四世纪意大利的艺术,然后到十九世纪法国工业革命以后,以法国为中心的欧洲艺术起来;到了二十世纪美国强盛,就是以美国为中心;到了21世纪,我觉得中国会有一个比较大的经济的发展,所以我们认为中国的艺术也会随着起来。我们是一直在看的。所以那时候我们觉得中国艺术会发展。而且当时中国艺术表面看起来很单一,其实暗藏着一个很多元的艺术的发展。所以我觉得中国未来的艺术发展是值得期待的。
品尚:你觉得中国大陆市场还是有问题的?
萧富元: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把艺术品当作消费品,大家都把它当作投资。大陆市场欠缺的就是人心,大陆现在大部分人讲的都是物质的东西,车子、房子、股票、喝红酒,这些都有是物质的东西。我觉得如果有一天,当每一个人的内心需要艺术,需要心灵的的东西的时候,比如说听听音乐呀,去看看画呀,当这些人出现的时候,艺术就有一个发展了。

品尚:那么在北京或者在上海的索卡所依托的市场是什么?
我们相信有一天中国人会喜欢自己的文化,所以我们会一步一步地往这个方向走。

品尚:有些人说2013年中国的艺术市场会回暖,但是实际上艺术市场的回弹还不是那么乐观?
萧富元:我觉得回暖是会回暖的,但是不要想到回暖就能像2007和2008年那样。回暖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而不是说一下子就会很热,天底下没有那种事情。

品尚:索卡是如何在艺术市场低迷的状态下,依然保持稳步的发展?
萧富元:主要是我们的基础要很稳,基础一稳就不怕地震和大风吹,所以一步步要踏得稳,我们坚持自己的路线,而不是说像一个空中楼阁,很快地把房子建起来,一刮风下雨楼就倒了。


2.如何更好的宣传艺术家
画廊推广艺术家要点:
1、坚持办好的展览
2、请专业的策展人
3、参加有水平的博览会

品尚:都说中国最传统的文化只有在台湾才能找得到,索卡艺术中心源于台湾,尽管它也做得很当代,但是索卡很注重中国传统元素这个核心,它在推广中国的传统艺术有什么特殊经验?
萧富元:我觉得文化就是一种思想,是一个人从内而外的一种表现,所以说一个人的文化高深取决于这个,其实中国的传统文化,取决于它的精神。台湾很注重伦理道德,比如说四维八德。我们在台湾成长,从小就受这些文化潜移默化的影响,所以我们也希望艺术家必须要有中国文化的东西。我研究过美术史,没有一个艺术大师能像孙悟空一样从石头蹦出来的。什么叫好的艺术家,什么叫大师,他要具备一个条件就是“承前启后,继往开来”。

品尚:索卡每年办这么多展览是为了更好地宣传自己的代理艺术家吗?
萧富元:2008年以后很多画廊就不办展览了,因为景气不好,卖不出去,但是我们索卡是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凭着自己的理想,还是坚持把更多的艺术家推荐给艺术的爱好者,所以我们还是很努力地请一些策展人来做展览。你也知道,请策展人是要花很多钱的,但是我们还是坚持我们对艺术的热忱。虽然我们是一个画廊,但是我们也要尽到一个对社会的责任,所以我们还是会努力地去办这些展览。艺术本来要多看,多看好的展览,艺术的眼光才会提升。

品尚:请谈谈一个新时代的画廊应该如何去做好每一场展览?
萧富元:我觉得艺术是多元的,所以我希望展览是从不同的角度切入,请一个能在这个角度切入点最好的策展人来做,然后好的策展人当然会选择好的艺术家来做,然后这些好的艺术家不断地有作品出现的话,艺术爱好者就能不断地看到好的展览,我觉得这样才能让艺术的发展正常,才能在一个比较好的轨道上。


品尚:据了解,索卡今明两年参加的艺术博览会大多数在港台甚至是海外的博览会,而国内的博览会并不打算参与,为什么?
萧富元:我们不是不打算参与,好的博览会我们是一定参加,但是目前为止在国内没有看到非常好的博览会,这是第一点;第二点是因为我们觉得在国内我们有7个展览,该呈现的都已经呈现出来了,我们不需要为了卖一幅画跑到博览会去。

品尚:每次去艺博会你除了带签约代理画家洪凌之外,你还带了像蔡国强、赵无极、朱德群等人的作品,这些是索卡的藏品吗?
萧富元:我们带去博览会的都是自己的藏品,我觉得我们签约的艺术家是非常好的艺术家。当然有些艺术家也非常好,但是我们没有签约,但我们会用我们的能力买下他们的作品,希望他们的作品能让一些人看得到,所以我们会把我们喜爱的艺术家,虽然不是索卡代理的,但是我们也会把他们的作品带到现场让大家欣赏。
3.培养高素质的藏家
索卡如何培养自己的藏家
1、了解藏家的心理以及购买需求
2、选择在艺术上志同道合的藏家
3、引导藏家从艺术投资走向艺术消费

品尚:在很多采访当中,你还是很强调藏家是否把艺术品当做消费品还是二次投资品?
萧富元:我认为艺术本来就应该把它当成消费,如果把艺术当成一种工具,那它是没有价值的。比如说每个人买房子,房子不用来住,只是投资的话,那房子会有价值吗?没有价值。因为钱只是一种工具,不是最终目的,最终的目的要转换成东西才有价值。太少人把艺术当作消费,大家都想要作投资。甚至有些人把画买回家,连包装纸都没有拆,隔个两三个月就赶快拿出去卖了,他就想赚中间的差价,那如果每个人都是这样的话,那么艺术品最终的消费谁买呀?

品尚:为什么说“中国最好的藏家都在索卡”?
萧富元:这个我不敢说,不敢说中国最好的藏家在索卡,我只能说,索卡拥有中国非常好的藏家。实际所谓的藏家,就是它买的目的不是为了卖,而是为了欣赏,至少我们索卡有这样好的藏家。索卡希望每一位艺术家的作品卖出去后,都能挂在每一个人的家庭里,欣赏它,而不是作为炒作的工具。比如我在台湾卖洪凌老师的作品,到现在,这十四年来,已经卖了120件,但是真正能够拿出来投资的不超过5件,所以说,这十四年来,这些藏家就把洪老师的作品真正当作一种消费,用来欣赏而不是当作一种投资的工具。

品尚:你对藏家的选择与培养与一般的内陆画廊有什么不一样?
萧富元:很多画廊都只是想有人来买东西,他们就卖,但是我们不一样。比如说,你现在想买一幅洪凌的作品,我不会马上卖给你,我会调查你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要这个作品是作什么用的,如果说是用来炒作或买卖,我不会把作品卖给你。所以我们是非常谨慎地选择买家。当然我不是不让你卖,比如说有些人他是真的喜欢这些画,过了五年七年之后,他想换另外一张,或者说他对这个艺术家的东西不感兴趣了,当然可以拿出来卖了,但是他的出发点必须是真心喜欢收藏。


萧富元三觅洪凌
十四年,创造了一个画廊和一位画家的合作记录

(洪凌小头像)关于洪凌: 出生于1955,北京人,白族,祖籍云南省。1979年毕业于北京首都师范大学美术系,1987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研修班,现任中央美术学院画系第三工作室副教授。作品有《寒雪》《山水精神》《秋草》《初夏》《翠谷幽潭》《晨雾》《野韵》等,被国内外的艺术收藏机构及收藏家收藏。作品便不断出现在香港、比利时、法国、新加坡、意们意象山水精神探索和对历史与现实的审视把握。受到了艺术界和收藏家的高度评价。
 

5.洪凌《盘锦》 200x360cm 布面油画 2013
 

6.洪凌《松浪》 200x250cm 布面油画 2013年

我们(索卡)和洪凌已经合作了十四年,这十四年创造了一个画廊和一个画家的合作记录,到目前为止,大陆没有一个画廊和一个画家一直保持十四年的合作关系。
1993年,我在嘉德拍卖第一次看到了洪凌的作品,我觉得他的作品很不错。因为当时中国的当代艺术,几乎每一个人都是用政治波普的形式作画,虽然这是外国人能直接看懂的,但是我认为这个东西不能代表中国。中国文化,特别是从两宋以来,山水就是很重要的表现方式,中国儒、道、禅讲究的就是自然,道法自然,所以我觉得中国文化就在于天人合一的概念,洪凌的作品就具备了这样的思维和方式。
然后我就找到嘉德拍卖的负责人帮我去和他谈(合作),结果却告诉我洪凌的作品已经被香港的少励代理了。到了1997年,我又看到了一幅他更好的作品,我又请人帮我打听洪凌,那个人后来告诉我,洪凌已经被新加坡一家画廊代理了,然后我又询问他们代理了洪凌几年,他们说到1999年。
到1999年的时候,我又去找洪凌了,洪凌觉得我对他的画还是挺欣赏的,而且我已经是第三次找到他,洪凌觉得我很有诚心,就决定跟我合作。其实当时洪凌并不是受到很多人的赞赏和喜欢,但是我觉得他将来肯定会受到关切的,所以当时我们选择不同的路,努力帮他做推广。
我们跟洪凌算是分工合作,他负责完成他的作品,他在他的作品签下名字,他的工作就算完成了,接下来就是我们的工作。我们会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方,还有一些媒体宣传上,我会尽可能地让他的作品曝光,让大家尽可能地了解他的创作精神。比如说去年我就在英国帮他办了画展,今年则在台湾的关渡美术馆做一个展览,我会给他做一些比较国际、比较大区域的展览。然后随着他的艺术慢慢成熟,也越来越多的收藏家喜欢上他的作品,其中被评委世界百大收藏家曹兴诚,还有著名收藏家林百里都有收藏洪凌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