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中     文
Copyright © 2011 Soka Art Center
京ICT备05058271号

雅昌讲堂【画廊故事】之索卡艺术中心 来源:雅昌艺术网

2013年12月25日,雅昌艺术网【画廊故事】第三十期在北京798艺术区索卡艺术中心开启,本期邀请到的嘉宾为:索卡艺术中心董事长萧富元;艺术家洪凌;批评家及策展人夏可君来共同讲述索卡艺术中心的画廊故事,并与各位嘉宾共同探讨本季画廊故事的主题:一级市场的艺术品消费。

主题:一级市场的艺术品消费
时间:2013年12月25日
地点:北京798艺术区索卡艺术中心
主持人:裴刚(雅昌艺术网画廊频道主编)
嘉宾:萧富元(索卡艺术中心董事长);洪凌(艺术家);夏可君(批评家及策展人)


【画廊故事】之索卡艺术中心现场,从右至左分分别为:主持人裴刚,索卡艺术中心董事长萧富元,艺术家洪凌,策展人及批评家夏可君。

索卡艺术中心董事长萧富元
【画廊故事】萧富元:二十余载往来海峡两岸经营艺术
     萧富元在92年开了第一家画廊,此时,国内专门的艺术画廊还寥寥无几。作为台湾人,他是最早经营中国大陆油画艺术的人,他的先知先觉使其将索卡艺术中心良好地经营了二十余载:“89年的时候我收藏台湾本土油画,到92年台湾本土油画有一个很大的涨幅,我就把本土油画卖掉,从投资角度我在寻找下一个投资的标的。因为89年开始,我便来往海峡两岸,看到当时大陆的油画在未来它的前景应该是非常看好的。

  更早的时候,我收藏明清官窑有一个大涨,赚了第一桶金,台湾本土油画赚了第二桶金,于是我把这些资源全部购买大陆油画。当时大陆油画没有画廊,只有艺术家,我认为台湾也没有人做大陆油画,所以我就毅然决定开画廊,92年开了第一家画廊,我是台湾第一个做大陆油画的画廊,以前大陆油画都是跑单帮拿回去零散地卖。这三十年来,我一直对大陆油画保持期待”。

  本着经营与推广艺术的初心,萧富元就这样来往于海峡两岸二十余载。92年在台湾开设了第一家画廊之后,2011年又在北京设立了空间。而在索卡多年的运营过程中,艺术家洪凌是与索卡合作非常的久的一位,他谈到:“从1999年与索卡合作以来,至今已经有了十四年的时间”,之所以可以成就彼此如此长时间的合作,“是因为彼此在性情上相投,对艺术的追求上互相认同”,洪林谈到。萧富元表示,多年来与洪凌已经形成了君子之交,“所谓君子之交淡如水”,萧富元说到:“从最初喜欢洪凌的作品,到现在合作这么多年,彼此互相了解,互相认同”,这种关系对画廊与艺术家之间来说都是很难得的事情。

  作为策展人,夏可君今年与索卡艺术中心进行了展览上的合作,他表示,自己在很早前就知道索卡艺术中心,在与萧富元先生彼此了解合作之后,发现对艺术的认同与索卡艺术中心之间可以擦出很多的火花,于是有了展览的合作。夏可君谈到:“今年我在索卡策划了几个展览,都是为了呈现一个新的可能性和中国未来艺术一个新的方向,这个方向一定是跟中国传统文化的转换有关系的,一定是一个内在性的、心性的或者自然的关联”。而这也是索卡艺术中心作为画廊一直在经营与探索的地方。

  最后,萧富元表示,经营了二十多年的索卡艺术中心现在已经有了画廊二代,他儿子现在在台湾的画廊主管经营已经近六年的时间,再加上画廊是一个有自己库藏的画廊,相信持久的经营下去不会成为问题,而且,“索卡艺术中心一定会成为一个永续发展的画廊”。萧富元对未来的期许充满了信心。

【画廊故事】萧富元:画廊介于感性与理性之间 是艺术家与藏家间的桥梁
      多年的画廊经营经验,让萧富元可以从更加宏观的角度来看待画廊在艺术家与藏家之间的作用:“从以往国际上的经验来看,画廊是介于艺术家跟收藏家的桥梁,艺术家是很感性的,如果不是很感性根本没有办法创作好的作品,但是好的收藏家是很理性的,比如很多大的企业的负责人或者是一些各个行业里边非常精英的人,因为他有闲余,自己事业有成才会有闲钱来做收藏,所以收藏家是很理性的。

  画廊是介于感性跟理性之间,它就变成一个桥梁。我们看国际上有名的艺术家,每个人都有好的经纪人或者是好的画廊代理他的作品。但是中国其实是有一点比较特殊,是在于整个规划不是那么完整,中国要找好的画廊不是那么容易,我说的好的画廊就是能够长期代理,长期地以平常心,一步一步地找一个好的艺术家,让很多好的收藏家收藏,推到美术馆,从学术角度棒帮助他们做一些事情。这就导致很多艺术家都是自己在做销售的行为,长期来讲形成了不好的现象”。

【画廊故事】萧富元:索卡艺术中心将是一个持续发展的画廊
  谈到今后对画廊发展的看法,萧富元表示,索卡将会是一个永续经营的画廊:“我走的路是跟中国的传统接气的一条路,我认为世界上任何一个大师都要跟自己的文化有关,全世界包括安迪•沃霍尔、达明安•赫斯特、村上隆、奈良美智都跟自己的文化有关,中国要出现大师一定是要从自己的文化里边延伸。所谓的大师就是继往开来、承先启后,这个才是具备大师的一个资格。所以我一直认为从中国五千年来的传统文化里边能够吸取养分把自己提炼出来变成现在的一个东西的人,是能够影响到后世的人,这种人才是非常重要的艺术家,所以我画廊的经营理念也是从这个角度一直延续。

  索卡不是我想做五年、十年赚到钱就走的一个企业,因为我自己年纪也不小了,所以我们现在已经开始有了第二代,我儿子他从美国读研究生回来,现在在台湾的索卡,也做了将近六年的时间,他等于是继承了我的事业,我想第二代的经营者已经产生了,所以索卡是有希望成为一个永续经营的企业,我们和艺术家的合作也是永续的,所以索卡未来不是很担心的事情。在这个基础上,索卡还有自己的库存,我认为全世界好的画廊都有它自己一个很重要的库存,如果一个画廊没有库存称不上是一个好的画廊。

  最近我看英国最重要的古董商,他做了一个钧窑展,这16件钧窑古董全部是他自己的收藏,我觉得这个就是一个好的一个古董商,我们也是自己要有好的收藏,这样才能够永续的经营下去”。


艺术家洪凌
【画廊故事】洪凌:讲述十四年与索卡艺术中心的合作
   洪凌是与索卡艺术中心合作非常久的一位艺术家,这缘于他与索卡艺术中心董事长萧富元彼此之间的友情,回忆起往事,洪凌谈到:“我跟萧先生算是有缘分,索卡画廊从开始建立到现在已经有了很长的时间,而且进入中国刚好是中国开放以后艺术开始起步发展的阶段。刚好我们又相识,是好朋友,我是创作者,萧先生是经营者,同时两个人在艺术上的看法或者艺术的诉求上、兴趣上都有一些相通的地方,所以有了这么长时间的合作。

  我们两个人的脾气秉性差不多,趣味也相投,在艺术追求方面彼此认同。我记得是94年,中国有一个“艺术家提名展”,萧先生看到了我的作品,就表示很喜欢我的作品,希望能够代理,那个时候我是跟香港的少励画廊合作,那是我第一个合作的画廊,后来又跟新加坡的好望角合作。直到99年,才正式跟萧先生合作,到现在有十四年的时间。

  开始跟索卡一起合作的时候,包括中国、台湾、亚洲市场都还在一个起步阶段。我个人的创作也是一个起步阶段,在逐渐走向成熟。所以跟索卡等于是同时成长,跟萧先生也是同时成长,回顾起来挺有意思的。

  刚刚好我在一个点上,开始向纵深发展的时候,遇到了一个支持者,或者说共同向一个方向努力的伙伴,因为画廊是一个经营者,所谓画廊的成功经营是他能够在理念上聚集一批好的艺术家,跟他一起,同时又能聚集一批收藏家,如果这个循环成功,它就成为我们创作者和收藏家中间一个有力的桥梁。是精神和物质之间的交往,萧先生的作用是他把物质和精神的转化工作能够做得好。如果我们有很多这样的画廊,他们都在自己的范围里形成这样一个气候,整个文化生态就会好起来。如果有像我跟萧先生这样合作的稳定性,相互帮助、互相依托、互相发展、共同成长的关系,会让所有的人受益。”

【画廊故事】洪凌:艺术创作 在油画媒介中激活传统
      谈到个人的艺术创作,洪凌说道:“我们画画的阶段是很单纯的,我的艺术一开始,选择的是比较宽的路,不是一下见成效的。那个时候我们能够借鉴的也是有限的,多媒体、装置艺术没有完全铺开,我们文化的底蕴是以油画的基本语言的语境。所以在那样一个环境下,我们能够集的力量就是个人的心性修为,对于我来讲一个是怎么把中国传统的能量聚集起来,同时激活传统。因为中间有一个“文革”的断裂,要重新把这个脉接起来,同时能够把我们所学的西方的造型有一个结合,包括个人天赋的激发,然后把东、西方连接起来。

  我的心性比较喜欢自然,所以东方的精神很打动我。中国山水文化这一块很博大精深,如果这一块能够激活、储存发展起来,在油画媒材里逐渐地流淌中国文化的血脉,流淌中国文化的精神,流淌中国文化强劲的脉搏,激活、跳动起来,跳动到西方的油画布、跳动到西方的语言里头,使这两个东西变成合力会出现很有意思的东西。但是这个东西不是一朝一夕,肯定要经过很长时间的努力,在这个很长的时间里边有了索卡这样的画廊,有萧先生这样一个富有商业经验、商业头脑、有文化建设眼光的经纪人,合伙工作了十几年,我逐渐成熟了。而且这几年我比较单纯,后顾无忧,找到了更多精神上跟你有共同志趣的人,这个方面交给索卡来做,我很单纯地画画,确实经过他的努力,这些年累积了有中国传统文化修养的一批收藏家,交了很多朋友,很好,很开心的事情”。


批评家及策展人夏可君
【画廊故事】夏可君:与索卡艺术中心共同探讨未来的新艺术
     今年以来,作为批评家及策展人的夏可君,与索卡艺术中心已经有了几次的展览合作。但在很早以前,他就开始关注索卡艺术中心。他谈到:我关注索卡很久,索卡在簋街那边的时候就有很好的展览,那个时候不认识萧先生,但有展览我都去看。

  一般我关注台湾画廊多一点,因为台湾艺术成长先于大陆:“一个是跟日本印象收藏关系;第二是台湾的兴趣;第三有中国文化特色的,跟中国文化的发展方向相关的一个转化的艺术,比如赵无极和朱德群,包括林风眠,萧先生有这个谱系的收藏,这是很自觉的方式。这两年我见萧先生的时候他非常明确地说当代艺术有三个方向:第一个方向是比较学院派的写实的,我们之前做过了;第二个就是政治波普的,这一轮已经过去了;第三个方向是什么?是我们要关注的,跟中国传统文化有关。

  为什么萧先生喜欢洪老师的作品,主动去找他,而且彼此一拍即合,是因为心性上的相投。萧先生说艺术家是感性的,商业是理性的计算,它是一个结合,它的结合可能更靠近理性一点;艺术评论更靠近艺术家的感性一点,因为要从感性上打动自己才喜欢这个艺术家。在这个意义上说,这几年的艺术有一个转向。

  今年我在索卡策划了几个展览,都是为了呈现一个新的可能性和中国未来艺术一个新的方向,这个方向就像刚才二位所说的一定是跟中国传统文化的转换有关系的,一定是一个内在性的、心性的或者自然的关联,尤其是洪老师的作品我看了以后也很喜欢,特意去黄山看过洪老师跟黄山的对话和交流,他本来是北京人,但是在黄山住了二十年,这样与自然的关系,中国传统文化,比如与水墨的关系,这几年大家都在做水墨、炒水墨,那么“水墨精神”是什么?水墨精神是自然,是重建于自然的关系,中国现在没有自然,雾霾无处不再,让自然表达自身、让自然来说话,让自然成为主体,这是这一轮的整体方向,中国二十世纪一直缺乏一个严格的自己独立的现代性的艺术理论,尽管以前有玩世理论、高名潞的“意派”,但是还是没有彻底建立一个来自中国的艺术理论或者中国的艺术绘画派别,赵无极、朱德群是在欧洲建立起来的自然,赵无极的画没有问题,不会降价,也不会被贬低,因为他真的是很好把中国传统文化的自然观、山水画的精神跟西方抽象风景通过抒情性的表现有一个结合。而洪凌在一定意义上更深入了自然的“自然性”,还不仅是笔法上的赵无极的自然的转换,勾、皴、点染、,自然的“自然性”更彻底的深入可能为中国未来的艺术带来一个方向。作为策展人应该把这个方向牢牢地抓住,然后找到好的艺术家或者是画廊,共同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