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中     文
Copyright © 2011 Soka Art Center
京ICT备05058271号

圍場散步--撰文/胡永芬

臺灣藝術出現「前進中國」潮  

 

最早一批為了「打拼事業」,到中國去租下工作室,長期紮下根去經營,以謀求更大發展版圖的藝術家,只有鄭在東、黃銘哲、洪東祿等少數幾位,他們的努力,加上作品的表現與企圖心,經過這幾年的奮戰打拼,到最近這段期間終於都開始見到成果,展現成績並有所收穫了。 這幾位的「成就」,使得許多一直對於「前進中國」的必要性保持觀望評估,而且一評估就評估了許多年卻依然裹足未前的其他藝術家們,此時大感騷動、大受鼓舞,同時,其中有些先去中國打拼的藝術家,往返臺灣暫留時也很熱心地現身說法、大力鼓動年輕藝術家們一起「去中國發展」。

  

 

加上這兩年臺灣當代藝術家受邀到中國參加展覽,或是純粹遊覽、走訪的接觸機會愈來愈頻繁,眼睜睜地看到了中國當代藝術在很短的時間內,就從學術到市場全面成功的過程。如今,許多臺灣藝術家心中似乎形成一種印象:只要到了中國,到了北京,就離學術的國際化不遠、離市場的成功更近了。

  這種情緒與觀點的醞釀,終於在近幾個月忽然啟動了新的一波,積極到中國租工作室的藝術家潮,黃致陽、朱嘉樺、葉怡利、吳少英……等幾位,近日算是已經在北京正式落了戶;另外還有幾位進行了一段時間,很可能年後會在北京租工作室的臺灣藝術家更是中青輩都有,據悉,楊識宏、林文強、顧世勇……以及幾位更年輕的藝術家們,近期都已經親赴北京慎重地評估租工作室並進駐的可能性。

 

赴中國的臺灣畫廊出現「鮭魚返鄉」熱

  

 

但是另一個現象卻與藝術家這種「類移民」的趨勢恰恰反其道。最早於2001年到中國北京開畫廊的索卡畫廊蕭富元,這幾年在中國市場的發展與成績有目共睹,幾乎成為畫廊前進中國的成功典範,他去中國之後陸續結束了臺北、台中的分店,只留下台南本店繼續經營,但是近日蕭復元又重新返回臺北,在仁愛路上籌備開幕一個巨大的畫廊空間,臺北索卡即將比2001年之前更為擴大數倍經營。 此外,赴中國開幕剛剛不過一年左右的家畫廊,日前在北京的畫廊已經悄悄地落幕了。而且,據悉另外至少還有兩家可說是最早一批前進中國的臺灣畫廊業者,目前都已經私下對外表示,正在評估考慮中,很可能於近期內要將營運重心從中國遷回臺灣。隨著臺灣藝術市場近來明顯地啟動了向上發展的趨勢看來,這股「鮭魚返鄉」之潮應該也才剛剛開始而已

 

春暖花開的氣息 

  

 

畫廊的市場嗅覺當然比藝術家要敏銳得多,最近這半年來,有好幾檔當代藝術家的個展都賣出了滿分打點的「紅不讓」——整個展覽的作品全部賣光光,只是藝術家與畫廊在策略上都選擇低調,不願聲張。

  

 

幾位在學術上已有定位、在市場上也被看好的藝術家,即使像李明則、蘇旺伸這兩位僻居高雄左營,臺北的畫廊、藏家依然為了爭取合作或收藏的機會而絡繹於途。有兩位經營當代藝術的畫廊負責人,不同時地,卻分別說了一句完全相同的話:「春天已經來了。」

  

 

臺灣的畫廊界,從80年代末、90年代初就開始進到中國買畫,整個90年代,可以說中國繪畫最大的市場在臺灣,但是那段期間在臺灣市場流動的中國繪畫作品,是以中國學院主流概念下的作品佔絕大多數,餘下的部分就屬行貨、商品畫,對於今日在國際拍賣場上最火的中國當代作品,當時臺灣市場可說是毫無興趣,蕭富元就曾經自曝一段小故事:90年代初,在一個像廢豬圈般的破公寓裡看一批某人倒店抵債的畫作,其中就有幾件曾梵志「豬肉」系列(曾梵志1991年開始進行的作品系列,今天可以說是曾梵志作品收藏家心目中不可得的夢幻逸品),貨主一張要1萬元,他因為殺價不成所以沒有買。而這每一張畫今天的市場價格,至少應該都在80萬到100萬美金之譜。

 

臺灣的畫廊業者進到中國正式開畫廊經營當代藝術迄今,五、六年來也已經有十家左右,但是這些在國際學術與藝術市場上受到肯定的中國第一線當代藝術家們,在這五、六年間,卻一位也不曾跟臺灣在中國的畫廊有過具體或固定的合作關係,其中的因素固然幽微複雜,不足為外人道,但也某種程度地顯現了:即使是具有高度市場經驗與手腕的臺灣畫廊業者,在中國客場與人競賽,也因為各種主、客觀因素,使得他們未必能盡其在我地發揮所長,現實與理想的落差於是顯現。

  

 

加上這幾年雖然臺灣藝術市場沉寂,但是亞洲與中國拍賣市場,依舊不斷地證實著臺灣藝術消費的眼光與實力,以及臺灣藝術市場近來悄悄地透出遍地春暖花開的氣息,市場嗅覺敏銳的畫廊業者,當年因為嗅到中國的商機而義無反顧的奔赴,如今聞到臺灣藝術市場好景將至的氣氛,回家的路當然更是暢然無阻了。

 

找到屬於自己的定位

  

 

中國內部的當代藝術市場目前也開始步入「整理期」,雞犬皆能升天的時代即將結束了,接下來應該要進入一個更為合理的、分級制的市場。

  

 

90年代的中國藝術環境是國際美術館、策展人與畫廊、收藏家來「尋寶」的比例差不多的時代,可能策展人還多過畫廊;但是現在,市場人士與觀光客已經遠遠多過策展人跟美術館;臺灣的藝術家如果到現在才進去中國發展,所面對的環境與競爭,必然要比前一批進入中國紮根的藝術家資源更少;要找到屬於自己的定位,也必然要更為艱困得多。

  

 

對於整個國際當代藝術版圖而言,北京畢竟不是紐約、不是倫敦、不是柏林,在定位上並不是一個萬流匯宗型文化特色的國際性藝術都市,而是一個以突顯出地域性藝術特色而獲得重視的地域型都市,當中國的市場開始回歸正常化,臺灣的藝術家要站在哪個點上,才能在美術史、在所面對的市場裡有一個雙腳可以踏到實地的定位?對藝術家而言,可能是今年春天第一個需要思考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