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中     文
Copyright © 2011 Soka Art Center
京ICP备18031038号

倘若還有記憶

作者:姚萌

 

工業、電子、網路、全球一體化化加速了人類記憶的新陳代謝。曾經幾個世紀沉澱出的經典在現世逐漸適應為閃回的若干片段。當各種文明的產物以失控的速度充斥著感官,人們放佛在自己創建的高峰上迷失了。我無比懷念“物以稀為貴”的年代,那時候美術課本前幾頁的彩圖是何等驚心動魄!也正因此,今天的藝術家更需要敏銳的感受力,不倦的分享欲和出色的表現方式。欣賞蔣承孝(韓國)的作品就像打開了半島鐵盒,裡面有溫暖泛黃的記憶還有不知疲倦的時髦。

蔣承孝的作品屬於拼貼藝術範疇。取材于生活中的凡常之物,所見所感連同記憶都成了表達的元素。《我的寶貝》是一幅重現雷諾瓦半身少女肖像的拼貼畫。畫面上的亞洲少女與明淨背景都由藝術家平日生活中的元素剪裁拼貼而成。我被這幅作品諳熟而神秘的混搭氣質打動了。雷諾瓦的《少女》是藝術作品中少女形象的代表,而對於7080年代出生的亞洲人,這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古典歐洲少女到底在心裡投下了怎樣的魅影?在經歷了個體的青春、歐美留學以及本土經濟發展、藝術多元後,蔣承孝的《我的寶貝》或許能給出一個獨特的詮釋。蔣承孝用生活瑣碎複刻經典形象,將神聖的古典少女拉入現實。以此投射出日常生活中的藝術基底,並抽離出一幀更為鮮活的當代少女肖像。注視著《我的寶貝》有一種寧靜溫暖的感覺,放佛重溯記憶之河,卻漂流到一個生機勃勃的小島。

另一幅作品《我想念你亞當》有異曲同工之處。作品中青年男子的姿態取自米開朗基羅《創世紀》中的亞當。《創世紀》是西斯廷教堂壁畫中的不朽之作,亞當代表著人類男性的初始,在原作中,亞當正在接受宙斯賜予他思想而成為真正的男人。與亞當不同,蔣承孝作品中的青年男子不再赤裸身體,而是穿著時髦,並且這身時髦的裝束由真實的現代生活場景拼貼而成。如金色襯衫是輝煌的教堂穹頂,層次分明的肌腱是航拍的雲海,甚至是反射著陽光的機翼。這位新時代的“亞當”還擁有更為精緻柔美的面孔。的確,人類的面孔正像著更為窄小、精密的方向發展,特別是男性特徵的逐漸模糊,已經成為某種文明修養的標識。蔣承孝以獨特的藝術語言轉述了“文明”對人類精神世界乃至肉體形態的深刻影響。當然,他的畫面裡沒有再出現宙斯,失去精神指引的“新亞當”被包裹在現代文明的產物中,這種看似安全的包裹卻使人憂慮不安。似乎暗示著人類文明發展所遭遇的虛妄與困惑。

 

    當今多元的基調滋養著形式的繁盛。媒材,也正在成為一個日漸寬泛直至失去定義的詞彙。新生的藝術作品多於牛毛,能進駐記憶的卻少之又少。我喜歡那些以旺盛的分享欲講述不可歸納的生活的藝術家,他們用凡俗之姿化解了美學的孤獨,讓它又能閃現在我們的生活中。那一刻美學與現實的重疊,才是活的藝術。蔣承孝的拼貼作品再現了經典在生活中浮現的靈光,只是這內心的精緻畫面無法用相機拍攝,它更適合用生活的點滴去拼貼。

 

 

此次索卡藝術中心舉辦的“回憶的拼貼”——韓國當代藝術展通過蔣承孝、安鬥鎮、曺德鉉等10位藝術家對媒體、歷史、個人記憶、文化以及全球化和個性化有獨特見解的藝術的作品對“拼貼”的概念進行更精准的定義。與其收集香灰、熊貓糞便、貓砂這些他者生命的遺存,何不擷取自己的生活瑣碎?對於表達,這些拼貼的畫面更具有個體的記憶,更具有不可名狀的心緒。在難以創新的文明廢墟上,誰都不必辜負歲月裡的心情。倘若還有記憶,拼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