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中     文
Copyright © 2011 Soka Art Center
京ICT备05058271号

關心藝術的人又開始出來走動了-蕭富元 陸蓉之訪談--雅昌藝術網

歷經2009年一年的市場變化,在今年遲遲來到的春季裡畫廊也在忙碌著。最近798藝術區裡最重要的新聞莫過於索卡藝術中心的遷入,暨索卡藝術中心 798新館開幕展《雲端》。索卡藝術中心是最早來到北京開館的臺灣畫廊,也是臺灣最早開始推介中國當代藝術家作品的畫廊。此次開館展邀集31位元來自亞洲地區的藝術家參與展出,包括:中國─方力鈞,王廣義,艾未未,李暉,周春芽,洪淩,展望,張曉剛,陳箴,曾梵志,隋建國,楊劍平,劉野,蔡國強,嚴培明;臺灣─林建榮,楊茂林;日本─小穀元彥 (Odani Motohiko) ,加藤泉 (Kato Izumi) ,村上隆 (Takashi Murakami) ,奈良美智 (Nara Yoshitomo),草間彌生 (Yayoi Kusama);印度─吉堤斯•卡拉特 (Jitish Kallat),蘇尼爾•高德 (Sunil Gawde),蘇博多•古普塔 (Subodh Gupta);印尼─布迪•庫斯塔圖Budi Kustarto,阿古斯蘇瓦吉Agus Suwage,翰迪威爾曼•沙普查 (Handiwirman Saputra);菲律賓:蓋伯瑞•博瑞多 (Gabriel Barredo);泰國:納堤•尤塔瑞(Natee Utarit);韓國─樸棲甫 (Park Seo-Bo)等。展覽所有作品都是索卡藝術中心的藏品,從這些藏品中梳理出亞洲各個地區文化中有代表性藝術家作品。其中有8個國家的31位藝術家的50 件作品。   

 

北京索卡藝術中心在798藝術園區內的新址由八米六挑高的鋸齒型廠房,一千平方米占地的包豪斯典型建築改造而成,保存了建築原有的風貌。具此次展覽策展人陸蓉之女士介紹,展覽是與索卡藝術中心負責人蕭富元的公子蕭博中共同策劃,也展示了畫廊第二代在對畫廊運營方面的介入。陸蓉之認為此次開館展的作品是對索卡18 年一路走來與亞洲藝術家關係的梳理。對展覽作品的選擇上以作品的文化品質為重。對亞洲當代藝術而言藝術家的創作資源豐富與多樣性是與西方藝術家創作狀態存在著差異性。西方當代藝術的抽象、觀念等藝術運動產生的問題與亞洲藝術家作品中的敘事性的差異使得亞洲藝術家的作品凸顯其生命力。   

 

關於新館運營   

 

雅昌藝術網:隨著市場的變化,接下來新的空間開始運營,有哪些規劃和經驗能和大家分享的?   

 

蕭富元:我們規劃是今年的展覽已經做了一個比較完整的規劃,這個展覽之後就是印度的展覽,接下來有臺灣的一個展覽。今年我們的規劃差不多有四個展覽,從 4月底開始,明年我們可能會有六個展覽。今年的展覽以聯展為主,明年的展覽會各半。有三個展覽是群展,三個展覽是個展,慢慢的把我們的架構建立起來。但是我們的目標還是沒有變,就是我們還是以亞洲當代為主,所以我們會把亞洲當代最好的藝術家在索卡這個空間來呈現。   

 

雅昌藝術網:新館對學術建設與商業運營關係上有什麼新的想法?   

 

蕭富元:在畫廊的運營中,不能忽略學術的品質。但是畫廊也不是美術館,也不是基金會,不能說把畫廊當做美術館在看,因為畫廊是一個民營機構,必須維持它的一個營運。如果畫廊沒有機質來營運,開了兩年就關門了就什麼學術都沒有了,那有時間用。基本上我還是排斥商業,但是商業要跟學術相配合,這樣是畫廊的一個責任。像我們買安迪·沃霍爾的東西,我想沒有人認為安迪·沃霍爾就是純商業,不學術,當代藝術裡面他算是一個頂尖的,不能說因為他有了價錢,就說安迪· 沃霍爾很商業,像我們喜歡莫内,不能說因為莫内一張畫賣幾千萬,就說這個是商業藝術家,我不認為是這樣的。所以,一個好的畫廊,就是要把學術跟商業怎麼在一個天平上取得平衡,不能說你做的作品是一般很世俗的作品,藝術家根本是只想賣錢的。應該是以學術為主,但是要有商業的行為。   

 

陸蓉之:我可以加入你們的討論,我覺得當代藝術的情結,其實是襲來有秩的,它是從上個世紀七十年代因為有了觀念藝術,觀念藝術是舉著反商的大旗,可是我是那個時代的人,走過來以後,存活的人各個都跟商業有關。克裡斯托包紮德國國會大廈,最後每一塊布切了都要要錢的。在七十年代最反商的人,成名以後統統是在商業上有巨大回收的,所以商業跟學術不是對立的,這個對立面一定要弄清楚,不是說有商業價值的東西就一定不學術,有學術價值的東西就不商業嗎?往往有學術價值的東西反而可能更商業,更有商業價值。你說畫廊幹嘛要報學術圈的人,無非是希望學術圈的人能夠把商業價值再加分,所以學術跟商業不是對立面。往往人們會有誤區。   

 

雅昌藝術網:您對這次展覽作品的梳理是怎樣的脈絡?   

 

陸蓉之:最主要的是我的關注面在亞洲,最近這幾年來一直努力在做亞洲,在內地也好,臺灣也,真正在關注亞洲的畫廊非常少,他的這批作品確實都是最代表性的,就是亞洲這些國家非常有代表性的人,光是代表性的人還不夠,這些作品本身的品質很棒。從這個角度來講,它是一個美術館水準的展覽,但是一個畫廊在做。不同的是美術館做這樣的展覽不能賣,畫廊做這樣的展覽可以有商業運作的空間,學術上來講是一樣的。   

 

雅昌藝術網:作品是如何選擇的?   

 

陸蓉之:這就是我剛才說的代表性很夠,因為每個藝術家的作品也不只是有這幾件,只是選擇有代表性的作品。亞洲每個區域有文化代表性的。有菲律賓、印尼、印度、韓國、日本、泰國、中國、臺灣地區。   

 

蕭富元:我們這次有八個國家。這個代表性,一個是文化的代表性、藝術的代表性;另外一個代表性就是市場的代表性,因為這兩個是取得一個平行,是兩條線。既要市場又要藝術。所以我們可以提出這些人,你說哪一個不是好的藝術家? 都是亞洲當代目前非常重要的,也是在他們國家非常有代表性的藝術家。所以展覽中有十幾件作品,都是在各個國家的美術館展覽過。而且我們這邊有非常多的作品,是在全球最重要的畫廊出來的,我們有很多的作品都是這些藝術家認為具有代表性的作品。所以就可以知道我們確實是用了比較大的一些苦心,我們要各個方面把它集合在一起,而且我們有很多作品都是蘇富比、佳士得全世界最大的拍賣公司買下來的,這個就是我們要的東西,市場也有,學術也有。   

 

關於藝術市場   

 

雅昌藝術網:今年已經過去一個季度CIGE等畫廊博覽會等藝術市場的重要活動也已經開始,您怎麼看今年的市場態勢?   

 

蕭富元:是這樣的,因為CIGE可能是今年較大型活動的開始,還有藝術北京,接下來就是整個春季的拍賣,我看這一次CIGE 的展覽人潮比去年多,開始又有人在關心藝術了,關心藝術的人又開始想出來走動了,這次我覺得是一個很好的開始,但是我們都知道一個開始不代表說它已經繁榮,你一繁榮還有一段很長的距離,但是我們可以知道說它已經開始蠢蠢欲動了,從我們對市場的觀察這是一個很好狀態,而且接下來今年的市場會稍微活躍一點兒,我認為在三年後整個市場才會開始好起來,但是我們都知道一個新興的市場是比較快的,整個市場下來又要上去的時候比較慢。第一次大家都是從零開始,沒有受到傷害,所以不會怕,但是第二次開始的時候,有一部分的人,以前已經受到傷害,所以他會怕,這個會比原來的還慢一點兒,我還是認為會是三年後,藝術市場才會真正地起來。   

 

雅昌藝術網:當代藝術其實和市場的發展是兩個方面,藝術的發展並不完全受市場的影響,您對今天當代藝術的狀況有什麼樣的看法?   

 

蕭富元:我覺得藝術家本身會受到整個市場的衝擊,心理上會有一些不同的影響。還有如果市場沒有那麼活躍,很多人不會去找藝術家,藝術家會顯得比較冷靜,這是一個很好的現象,其實我們從2006年到2009 年的時候,會發覺很多人一直在呼籲,呼籲整個市場,說已經泡沫了,已經快要怎麼樣了,會破滅,所以一直在呼籲就表示這個市場已經太過熱了。太過熱會導致一個現象,很多藝術家不再創作了,一直在重複自己的作品,因為他的訂單接不完,沒有思考,沒有頭腦去想接下來要怎麼做,接下來往哪個地方去發展。因為藝術家也是人,當很多的金錢,物質捧在他前面的時候,當很多人去簇擁他的時候,他總是會迷失方向的,慢慢的,我就覺得等市場冷下來的時候,他們會警覺到說原來市場也會有起起落落,所以沒有人去找他的時候,他的時間多了,可能會能夠去思考接下來要怎麼走,有一些人可能就不畫了,不創作去做別的事情,那麼好的藝術家會認為說很好。因為這個時間的藝術家已經不愁吃,不愁穿了,已經不再為他們的生活去忙碌了,所以更有時間思考接下來要往哪個方向走,這是一個很好的事情。   

 

雅昌藝術網:今年蘇富比春拍的結果有怎樣的看法?   

 

蕭富元:因為國外本來沒有消減,最近國外很瘋狂,所以二十幾個億,可能是古董、古畫占非常大的比例,很多畫都創造了很多高價。當然我們是做當代這個部分的,西洋美術、油畫這個部分的,我是覺得這個部分,其實沒有說想像中的那麼火熱,從去看的人也好,或者是以前號稱的收藏家有沒有再出現,所以這個我們都可以看得出來,其實它只能說是止跌,沒有再繼續往下走,我看得不是那麼樂觀,它的價格還是比較平穩的,在加價上面比較平穩,沒有再下掉了,止跌了,但是沒有很明顯地說又恢復了,我覺得沒有。   

 

雅昌藝術網:當代藝術的“低價”是市場調節的結果。   

 

蕭富元:對,低價等於是供需原則,比如說我看到像張曉剛有一張畫,我覺得非常好,但是也流標,而且價格並不高,三米多才三百萬港幣就流標,如果平常應該就能成交,而且會往上的,這個是一個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