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中     文
Copyright © 2011 Soka Art Center
京ICT备05058271号

「呼峰喚語」 洪淩畫山水意境

【記者周美惠/臺北報導】   

2010/08/21

 

「山水是個哲學概念,能穿透歷史與文化。」大陸藝術家洪淩一貫以油畫技法展現中國山水意境,長住黃山的他說,山水文化是中國畫家終身擷取不盡的能量來源,時下的文化太浮躁,唯有山水是永恆的。

洪淩在黃山有座明式園林,他將明代的古亭移植到庭院,亭後遍植芭蕉、山松、竹子…供他隨時「充電」。每年有一半時間,他長住黃山,畫的卻不是黃山,而是融匯式的山水意境,像是承接宋元山水畫精神般「遍覽奇峰打草稿」,畫的是綜合在記憶裡的山水,經消化後,山霧迷濛、寒色連空,有時飄逸、有時鬱結、有時高昂…畫的不只是他的記憶,也是心念。「這個世界是你創造的,你的畫就是你行走的過程。」他說:「中國山水如同詩,一幅畫剛好生成的局面,有境、有象,有你的寄託。」

 

二○一○臺北藝術博覽會目前在世貿熱鬧展開,洪淩的畫作同時在藝博會和臺北索卡藝術中心展出,在索卡舉行的「呼峰喚語─洪淩個展」呈現他十九幅近作,一開展即被訂購到只剩下一張,多位元電子業大老闆都收藏了他的畫。愛山的電視製作人王偉忠表示,看到洪淩的畫就像聽見山的呼喚,他極欣賞這種融合中西的意境。洪淩反觀他的收藏家則說,這些大老闆也有「自然之夢」。

 

一九五五年出生北京的洪淩是雲南白族人,八○年代,大陸盛行傷痕、鄉土美學,愛好自然的他,選擇走入自然,在「萬千大山中體會、養心中之氣。」他年輕時學西畫,受過扎實的寫生、油畫訓練,精神卻與古人相通。

 

傳統中國山水是以毛筆和宣紙為媒材,洪淩捨毛筆、宣紙不用,畫畫先從潑灑顏料開始,「一潑灑就有氣、有能量、有流動,形成渾沌初開的氣象,開始有了基調,」洪淩使用西方的媒材,潑彩在畫布上,慢慢等它乾燥、堆積顏色,若覺得太具象、太理性,就用刀子刮油彩,有時也使用報紙拍打油彩,製造拓印的感覺,甚至連棕皮、竹子都能當畫具,但工具已不重要,更重要的是他記憶裡的形象,得符合精神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