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中     文
Copyright © 2011 Soka Art Center
京ICP备18031038号

緊隨“大國崛起”的大抉擇——99藝術網

編者按:由於藝術市場的過速繁榮與金融危機的驟然來臨,使得國內市場界人士一時間不知所措,於是關於市場的“崩盤說”和“中場說”紛紛傳來,你方唱罷我登場,整個藝術圈一片熱鬧。與其聽這些高調的大喇叭,不如來看看向來走低調穩健路線的索卡藝術中心董事長蕭富元先生的行事風格。在藝術市場很紅火的時候,索卡也沒有非常地紅火,在藝術市場低沉的時候,索卡也沒有受到大的影響。蕭先生總是認真的走著自己的路,並以放眼世界的胸懷和文化全域觀的視野觀照當代藝術的發展。所以走在穩健道路上的索卡,現已成為業務跨度中國經典(美術史已定位)、中國當代和亞洲當代藝術,影響力涵蓋亞洲的國際性藝術機構。

記者棟棟(以下簡稱棟):因為索卡的經營面特別廣,不僅要推介過去的經典作品,還發掘中國當代藝術的新人。在選擇藝術家的範圍上也比較廣,例如涉及到很多東南亞的藝術家。對這種多元的選擇,您是怎麼考慮的?

       

蕭富元(以下簡稱蕭):是這樣的,我覺得好的藝術作品應該是超越時空的。我們看到像畢卡索、莫内是很好的藝術家,當然我們也看到安迪•沃霍爾也很好,他們都在不同的時代。所以我覺得時間不是決定好的藝術作品的唯一因素。一個好的畫廊,就是要把好的作品推薦給收藏家,當然從時空的環境是這樣考量的。

   

其實在地區來講,我們現在主要做亞洲當代的藝術。我想亞洲是我們最熟悉的地方,很多大陸的藝術家,因為剛開始起步,可能對中國的當代藝術是比較瞭解的。對其它的地方可能不瞭解,因為我們做畫廊已經將近1516年的時間了,所以我們對亞洲區的一些藝術家,相對來講是更加瞭解的,所以我們願意做先驅,真正地把這些好的亞洲藝術家推薦給大家。

   

還有,就是中國這一塊,我們知道中國現在的畫廊全部都是做當代藝術的。可是我覺得中國在民國初年,第一批留學海外的藝術家,像徐悲鴻、林風眠他們的作品,也是有非常好的藝術價值值得推薦的。所以我認為這些也應該推薦給收藏家們認識。所以我們做的範圍,相對來講會是比較廣。

     

棟:索卡有幾個特點:第一個特點,因為今天當代藝術市場受到了一些挫折,您卻能夠繼續對經典的作品進行推介。在這個時候,你覺得它有什麼特別的意義?特別是對市場重新的建構,能不能做一個預測?

      

蕭:我覺得是這樣的,可能以前大家太重視當代,忽略了一些傳統的,經典的好的作品,其實為什麼當代今天會跌得這麼慘?就是因為大家炒得太厲害,都是泡沫,泡沫太大,才會跌得這麼厲害。這一段時間,相對地大家就忽略了比較經典藝術家的推薦。我們從94年開始,長期以來一直在推薦中國已經比較成名,在美術史上已經定位的藝術家。只是說我們在推介當中,因為中國這幾年太紅火了,當代太紅火了,就把它淹沒掉了。現在中國當代好像比較低沉,大家在考慮的時候,相對來講,會覺得我們還在推薦經典,其實我們推薦經典是一直存在的,一直在持續地推介。只是當時可能被大家忽略掉了。

   

現在大家反過頭來會看一看中國從早期留學海外這些人,我覺得這是一脈相傳的。在美術史上沒有辦法磨滅的。

       

棟:第二個特點,中國現在是最大的發展中國家,大家更多地是把目光投向國內,特別是當代藝術市場,您在穩固當代藝術市場的同時能把目光也延伸到東南亞的藝術家。對這個不合潮流的選擇,您是怎樣考慮的?   

   

蕭:我們都看到,從2006年開始,中國有一個片子叫《大國崛起》,如果你看到很多大國的崛起,還有它的衰退,你就會知道什麼叫“大國”。“大國”不是只關心自己叫大國,只有關心自己的國家,不能成為大國。大國不僅要關心自己,甚至要關心整個區域,甚至關心整個國際的,這是一個必要的條件。那麼中國的藝術剛開始起步,所以沒有辦法去關心其它的地方,慢慢地隨著經濟的發展,隨著中國走向世界的發展步伐下,其實它慢慢的也要去關心別的國家,從鄰近開始。所以我覺得中國是亞洲的一分子,我們除了要關心中國以外,還要關心整個亞洲,到最後還要關心整個世界。我覺得中國要成為大國一定要走向這一步。所以我們有一個比較長遠的眼光。

   

我覺得做畫廊不是一個短期性的行為,不是一種炒作短期的行為,應該有一個長遠的眼光,或者是長遠的路在走。我們是從這樣的考量下,希望比別人更早一步地涉獵到整個亞洲當代藝術的發展,所以我們才會做這樣的事情。   

  

棟:針對這個與眾不同,我就想到下面一個問題,就是對於藝術作品來說,由於藝術家所處的地理環境、生活狀態、知識結構的不一樣,使得每個地方的作品都有它的鮮明特點,對於東南亞的一些藝術作品,它有哪些特別的地方能夠吸引你、打動你?

       

蕭:我認為亞洲每一個地方在它的意識呈現當中都有它的特點。比如在中國,我們現在可能站在最紅火的是政治題材的一些作品,在整個亞洲來說算是比較特殊的。像韓國,他們極簡的東西是比較主流的。像日本,你會發覺 “暴力美學”和“動漫部分”是比較專長的。從東南亞來說,在整個亞洲相對落後一點,但它可能保留得原始文化更強烈,更沒有流失掉。所以你會從東南亞裡面看到各國原始的東西,原創性特別強。這一點是東南亞,到目前為止比較可貴的地方。不像中國,或者是像日本、韓國一樣,他們國際化的程度比較濃,反而保存了原來文化的東西少了。東南亞其實保留了自己文化特點的地方是比較強的。

   

棟:現在畫廊經營這些東南亞的藝術家的作品,中國大陸之外的藝術家的作品,在市場上針對的客戶群、藏家有什麼特點?

       

蕭:從做亞洲當代以來,我們在臺灣,在北京都辦了很多的展覽,我們從07年開始,074月份辦第一個東南亞當代的作品,到現在已經兩年了。其實我們在北京,也培養了一些自己的收藏家。本來07年第一個展覽,我認為可能中國大陸沒有人買他們的作品,原以為這些作品可能到臺灣才能賣,因為我們8月份會在臺灣辦。可是074月,我們在北京就賣掉了十來件作品,所以我們也培養了很多這方面的收藏家,而且他們認為東南亞的作品確實是非常好的,所以他們也願意去收藏。

   

目前來講,現在東南亞的作品,在大陸收藏可能占30%50%是臺灣的收藏家收藏,剩下的20%才是以外的人收藏。

       

棟:有學者認為,一個國家或者一個地區的藝術,它的最大發展和它的地位的提升,更多地是由於一個國家或者是地區整體文化進程的推動。現在索卡所關注的這些東南亞的藝術,從理論上來說,也是需要由它本地區、本國的文化進程的推動,才能有一個更大的發展。包括最後買單的,也應該是本國、本地區的收藏家。您作為一個外國人在經營或者推動該地區或者是該國藝術作品的時候,您是怎樣考慮的,您的初衷是什麼?

       

蕭:這個問題,可能說這些話的人不太瞭解,我想請問他們,難道方力鈞、嶽敏君、張曉剛跟王廣義是中國人推薦出來的嗎?不是吧。這些人全部都是海外、歐美的人去買單以後,才慢慢地影響到了整個中國。所以號稱的“四大天王”,每一個人都不是中國的收藏家,或者是中國的畫廊推介出來的。由此可見,其實相對來講,發展比較先進的國家,可能看得更清楚一點,他會在藝術家還沒有起來,而且快要起來的時候,才會去購買他的作品。慢慢地影響到國內的一些收藏家。

   

第二,從東南亞的收藏家來看,你會發掘,現在東南亞的收藏在整個亞洲目前也是主流。你說印尼的收藏家在拍賣會上買的東西,都比中國的收藏家還要多。所以可能是很多人不太瞭解收藏家的分佈。我覺得這沒有什麼值得懷疑的地方。

        

棟:索卡在近期內會準備哪些特別有意義的展覽或者活動?

       

蕭:索卡走的路一向比較穩健,我們會走自己的路。比如在藝術市場很紅火的時候,我們也沒有聞雞起舞,我們也沒有非常地紅火,因為我們還是按照我們自己的路在走。現在整個下來以後,索卡受到的影響,我知道在業界裡面算是非常小的。我們還是照我們的路在走,像我們今年4月份會有一個日本當代的大型聯展,我們跟日本有七家很好的畫廊,一起合作。在臺北、台南和北京,同時來舉辦這樣的一個展覽。把日本最好的藝術家集中在這三個地區來展覽。我想這是我們一貫的初衷,我們還是做亞洲當代。所以我們今年會推薦像日本、韓國、印度、東南亞,包括臺灣跟大陸的藝術家,都會有他們的展覽。我們今年在北京的索卡排了七檔展覽,在臺北的索卡也有七檔展覽,台南的索卡有八檔展覽,所以我們的展覽還是按照原來的計畫在進行。

      

棟: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