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中     文
Copyright © 2011 Soka Art Center
京ICT备05058271号

CIGE 蕭富元先生採訪--美術星空

這一次在CIGE我們是以亞洲當代(藝術)為主要的一個展覽,再配合中國一些比較經典的作品。像我們這次帶了韓國(藝術家)的作品,中國的部分我們帶的是象馬六明,還有尹齊他們的作品,還有一個包忠,也是中國的藝術家。還有日本的藝術家,我們就帶了一個,在日本是非常有名的,做水晶球的那個藝術家小谷元彥。那再來還有印尼的藝術家,我們有Budi Kustarto,印尼的藝術家算是東南亞的,所以我們是涵蓋了整個亞洲。還有泰國的(藝術家)納堤·尤塔瑞,也是一個泰國很有名的藝術家。再來有一個經典的部分,我們帶來的有趙無極,還有像中國的洪淩,還有已經過世的藝術家林風眠,還有吳作人的三件作品,所以我們這次是比較全面的介紹整個亞洲藝術的一個概況。

 

我覺得這次普遍來講,因為他們自從去年做的那次亞洲當代的,年輕藝術家的部分收到比較好的評價。所以今年他們延續那一個(項目),所以這一次也有一些亞洲當代的年輕藝術家的作品,我看了還是蠻有趣的,還有這次公共藝術那個小丹尼狗。那是臺灣藝術家彭弘智的作品,那個作品能和觀眾互動。其實我覺得這個作品是蠻好的。

 

其實我覺得經濟危機,我一直認為說,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其實很多東西,它是有一個跡象可尋的。雖然這個金融危機來的那麼快,但是如果你對經濟有觀察,其實這個金融危機,要來是在一年前,它已經有一個動態在變化。所以我覺得做藝術的人,他應該也要關心經濟的變化。像我們來講說實在的我也不瞞你,我們這一次受到經濟危機的衝擊非常的小。因為我們從一年前就開始做一些轉型。我覺得中國當代藝術已經走到一個最高點,它的泡沫是非常大的,即使沒有經濟危機,它也要做一些調整。所以我們當時就有一些預防的措施,所以我們還好衝擊並不是很大。

 

CIGE這一屆好像是第六屆。我們從第一屆開始都有參加。其實一個博覽會來講,生長六歲是很初級的。我就覺得中國的藝術發展必須是比較多元的,它還要靠比如說畫廊、拍賣公司,還有博覽會。它是能夠提高還有宣導藝術的活動還有收藏,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好的。當然現在因為整個金融風暴可能會覺得說,它的成交或者參觀的人數,相對來講會比較少一點,但是我覺得這樣會有更充足的時間去增加更多的服務,把它做的更好,因為我覺得畢竟中國的博覽會跟外國的博覽會相比較起來,還是稍微比較粗糙的,比較初級的。所以我覺得CIGE可以利用這個時間把它做的更好。我覺得這個意義還是挺好的,而且博覽會也能夠教導一般民眾產生對藝術的興趣。

 

我還是那一句話,盡人事聽天命。我們一直認為說,我們應該在適當的機會,適當的去宣傳我們畫廊,像CIGE的這樣一個平臺,一次的展覽有好幾萬個人,這是我們在我們畫廊展覽裡達不到的,所以我想好的畫廊,也會利用這個平臺來增加知名度和見光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