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中     文
Copyright © 2011 Soka Art Center
京ICT备05058271号

索卡藝術中心董事長蕭富元--雅昌藝術網

主持人:各位大家好,今天我們雅昌藝術網很榮幸在畫廊博覽會的專場,請來了臺灣索卡畫廊的蕭富元總經理。蕭總您好。   

 

蕭富元:您好。   

 

主持人:是這樣的,我們按照西方的藝術品市場是畫廊、拍賣行、博覽會,藝術媒體這樣的一個藝術鏈。請您談一下中藝博國際畫廊博覽會它在整個這個鏈上面起到一個什麼樣的作用?   

 

蕭富元:其實在西方的市場當然是先有藝術家才會產生畫廊,那產生畫廊以後經過畫廊的一個介紹,會有很多收藏家來進入藝術收藏這個領域。那很多的畫廊產生的時候,它必須有一個好的,讓這些畫廊能夠……因為很多的收藏家要去看每個畫廊、博覽會,可能要走很多的地方,經歷一些時間、種種情況。他不能集中去看一些好的藝術作品,那博覽會剛好起到這樣的作用。比如說一個好的博覽會它是一個世界性的博覽會,它可以把很多世界級最好的畫廊集中在一個區域。所以你就可以從收藏家的角度,不用跑到全世界去看藝術作品,只要在博覽會就可以看到,那對收藏家是很好的。   

 

那對畫廊其實也非常好。比如說一個非常好的畫廊,在你自己的畫廊來的人可能很有限,可能一個月只能幾百個人來。但是一個博覽會就會有幾萬個人來看。所以很多對你們畫廊熟悉的收藏家也好,不熟悉的也好都會來這邊看這個博覽會,這樣曝光率就高了。所以在這邊更容易找得到好的收藏家。   整個博覽會其實它就等於是一個橋樑,是畫廊的橋樑,也是收藏家的橋樑,更是一個藝術家展現他自己作品的橋樑。所以國外比較好的博覽會,當他們要開博覽會的時候,他們一定要做一年的準備,然後再把最好的東西集中在博覽會中展現,所以博覽會是非常值得推廣的一個活動。   

 

況且現在全世界當代藝術非常紅火,所以全世界都有一些博覽會出現,所以這就等於從一個藝術博覽會可以看得到整個藝術繁榮的景象。   

 

主持人:我們知道臺灣索卡畫廊從最早就參加了畫廊博覽會。畫廊博覽會走到今天,VIP的時間上也在延長,您在這幾年的親歷博覽會的當中,覺得這次博覽會與以往相比有哪些進步和成長?   

 

蕭富元:其實中國的博覽會創立的比較晚,今年算是第四屆,從第一屆我就參與這樣的活動,那當然可能很多人知道第一屆我也是主人之一了。我們現在整個博覽會一屆比一屆的進步非常明顯。你像從第三屆開始我就明顯的發覺,世界上好的畫廊增多了,好的畫廊都來參與這個活動,他們的服務水準也在提升。   

 

當然如果以整個服務來講,我們中國的博覽會跟國外的好得博覽會像巴賽爾,菲亞特這些,與之相比我們的服務還是有一段的距離。畢竟他們都是二十、三十幾屆的博覽會,我們只是第四屆,第四屆要是達到像三十幾屆的國際水準,是差一些的。不過我們可以明顯感到,一屆比一屆更加的進步,它的進步是非常快的。   

 

主持人:我們知道索卡是92年的時候就在臺灣創辦的,然後01年的時候進入了中國大陸。那請您講一下臺灣畫廊整個藝術市場的一個經營模式和以及我們大陸有什麼區別?   

 

蕭富元:其實我從92年就開始做大陸的市場,主要……當然開始我是一個收藏家,剛開始我收藏的是臺灣本土的當代藝術。我從90年的時候開始收藏本土的當代藝術,可能是到92年的時候,本土的當代藝術非常的紅火,一下子就爆發起來了。那個現象其實有一點像現在中國大陸的現象,是很相似的。我當時認為可能全部的人都在做什麼?都在做臺灣本土的油畫,就像現在大部分的人都在做大陸的當代藝術,其實當代藝術是一樣的。   

 

當時已經講的那個時代,很難看很多的東西已經……藝術已經不像以前那麼純粹了,很多的藝術家沒有創作的激情了,一直在重複他以前的作品。有一些年輕的藝術家就像最近有一個藝術家講的近親繁殖,學習大師的東西,都非常像。   

 

從這方面來講我們當時就覺得我們應該引進國外一些好的藝術作品來臺灣,讓大家有更多的機會看到好的藝術作品。所以當時我們是臺灣第一個有系統的帶領中國藝術家的畫廊,我就把中國的藝術家引進到臺灣來,我的目的是讓很多人有機會看到好的不同的藝術作品,所以我就這樣子來做。   

 

那時其實也受到很多人的排斥,很多臺灣的藝術家認為我是在跟他們搶飯碗。因為當時全部的畫廊也在做等於是臺灣的藝術家,他們說我這邊好像……都來排斥我,所以我做得比較辛苦。其實我的做法跟2001年來大陸是一樣的。不能說有冒險的精神,可能是看得比別人更早一點。2000年我就覺得中國的藝術市場已經開始要動的時候,我臺灣那些同行沒有人看得到,我當時邀他們一起來,他們都說你不要去了,去的話不到三年就要回來了,肯定是要關門了。   

 

主持人:那當時臺灣索卡是第一個進入國內市場的臺灣畫廊嗎?   

 

蕭富元:我是第一個進入大陸市場的畫廊,當時我邀了很多朋友來,他們都不願意,他們都覺得沒有市場,不太可能。後來我就自己來了,我從2001年來的時候,到2005年才有第二家畫廊進來,在這之前是沒有第二家畫廊進來(臺灣)。經過了四年,這個藝術市場已經起來了,大家都看到了,第二家才進來,現在臺灣已經進來了十幾家。所以我覺得既然臺灣已經進來十幾家,大家也覺得這個藝術市場已經非常的紅火,大家已經對臺灣的藝術市場已經失望了,覺得說已經沒有希望了。可是我也就在這個月25號又回臺北開了一個畫廊,因為我覺得臺灣藝術市場不是沒有希望,是你怎麼來做個市場,所以我回去開始做整個亞洲區的亞洲當代藝術,我們主要做亞洲當代。主要把亞洲全部的藝術包括韓國、日本、中國大陸、臺灣,還有包括東南亞、印度,統統在這個平臺做討論,我覺得亞洲當代藝術是未來一個非常有潛力一個東西。   

 

主持人:請您對臺灣索卡畫廊還有您現在剛剛在臺灣開的畫廊作一個定位,包括它的經營特色、和帶領藝術家方面?   

 

蕭富元:其實我們索卡可以說是跨越度最大的,現在中國的畫廊應該說百分之九十幾全部做中國的當代藝術,可是索卡它有一個非常好的傳統,我們是從美術史已經定位的美術家,從徐悲鴻他們開始到最年輕的這一塊我們都有涉及到。我們索卡認為好的藝術家是不受時間跟空間的影響的,所以我們覺得每一個時代都有好的藝術家。我們是做好的藝術家,像以前很有名的藝術家的作品我們買過也賣過,像徐悲鴻、林國民的大批的作品。如果你們沒有忘記的話,去年在大陸拍的最高的一幅畫就是徐悲鴻的《愚公移山》,那就是索卡提供的。   

 

所以你就知道我們有最經典的東西,可是我們也有當代……我們從這個標準看當代,也會選擇當代非常有潛力的藝術家。索卡(它)的跨越度是非常之大,而且包括專家、好的藝術家,美術史已經定位的藝術家,當代我們覺得非常優秀的藝術家。那臺灣跟現在有不太一樣,索卡現在在北京有當代和經典兩個館,臺北我們現在回去我們剛開始是做亞洲當代藝術,主要以當代為主。   

 

主持人:我們知道作為一個成熟的畫廊,應該在推廣藝術家的同時,有一個自己的收藏,也就是說我們所說的“庫存”。我們目前大部分國內畫廊這方面比較缺失,您認為它應該朝著怎樣健康的方向去發展?   

 

蕭富元:我覺得作畫廊當你發覺了好的藝術家的藝術作品,你不買,然後叫收藏家買,我覺得這個意義就不是很大,而且你也很難說服一個收藏家說它多好、多好,收藏家問你說你有沒有他的收藏,你說你都沒有,那你既然你說了好,你怎麼會沒有它的收藏呢?所以由此可見,其實我一直告訴別人我是最大的買家,不是你。你說有時候我可能買了10張、20張,我可能賣出來才一張、兩張。所以其實最大的收藏家是我們,我們有大批的收藏。像我們接待老外時差不多能拿出1500張以上的收藏,這可能是一般的畫廊難以達到的。現在有上千張收藏的畫廊基本上是非常少的。   

 

主持人:您覺得作為一個規範性的畫廊(它)應該具備哪些條件?而且我們現在有很多年輕的藝術家(他們)想和畫廊合作,進入市場,您有哪些好的建議?   

 

蕭富元:其實作為一個好的畫廊,它不是一種販賣品牌的畫廊,是一個創造名牌的畫廊。所以好的畫廊要在你的畫廊裡面經過你的包裝、你的推薦、你的一些宣傳,能夠將一個非常好的、默默無聞的藝術家變成一個世界有名的藝術家當然是最好了,至少你要變成一個國際性非常有名的藝術家。如果你能達到這樣的話,我覺得確實是一個好的畫廊,要有這樣的角度。那你第二個問題是什麼?   

 

主持人:我們面對和年輕的藝術家他們想進入藝術市場包括和畫廊合作,您有什麼好的看法?   

 

蕭富元:其實我覺得年輕藝術家跟畫廊合作是相互的,好的畫廊絕對要去選好的藝術家,好的藝術家他也要去選好的畫廊。我一直常常會說(比喻)畫廊和藝術家就像結婚一樣,簽了一個結婚證書然後簽字的你就要開始合作。從我們做畫廊的本身我們認為說,當你簽下這個合同的時候,你要想好你能不能把這個藝術家照顧好?如果你沒有這個能力,那你簽了一大堆藝術家,就像你根本沒有能力去養活一個人,卻跟十幾個人簽約,說我要娶你們,根本養一個人都不行了,還要養這麼多人。所以我覺得畫廊就必須要有這樣的想法,當你簽一個藝術家你一定要把個藝術家做好。其實我們索卡畫廊做的藝術家不多,到現在只有五、六個,可是索卡不會因為我們只做了五、六個藝術家就沒有名氣,反而我們的名氣還是不小。在索卡經過的每一個藝術家他都能夠成為至少在業界響叮噹的人物,包括我們以前做李小巫、童玲,包括紀大同,包括現在的屠洪濤、還有尹齊,這些都是之前經過我們手上,現在變成赫赫有名的人物。所以我覺得好的藝術家,其實他也應該是選好的畫廊,你要去看看這個畫廊的歷史,也就是說它歷史有多久,它做過哪些藝術家,這些藝術家後來變成怎麼樣?如果你能慎重選這樣一個畫廊的話,我想好的藝術家就能夠成功。   

 

主持人:謝謝您給我們年輕藝術家的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