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中     文
Copyright © 2011 Soka Art Center
京ICT备05058271号

左顧右盼,看九O年代以來臺灣當代藝術--香港藝術地圖

常有朋友玩笑般的詢問年度藝術明牌將開往何方,籌碼該下注于哪區市場? 從北京到紐約,不可否認的,藝術市場早已正式邁入無國界的全球化時代:藝術迷們從四方湧入德國卡塞爾文獻展朝聖;策展人奔波於世界各地的雙年展;收藏家從西半球東飛開拓下個藝術樂園。然而,當飛行的大圓航線已錯綜至不可開交時,身為亞洲當代藝術的耕耘者,能藉此機會與臺灣當代藝術發展對話,將一路走來所見與讀者分享,亦期許能盡一心微薄貢獻,因而以左顧右盼形容筆者對臺灣當代藝術回顧的同時,亦希望能為讀者遠盼未來景色。

 

臺灣藝術家養成筆者于八O年代投入畫廊經營工作,歷經亞洲金融風暴與美國911時代,見證臺灣當代藝術近二十年來與世界脈搏的互動。九O年代的臺灣,剛從政治解嚴中進入多元聲音的社會,政治開放驅動經濟成長,藝術家高度的創作能量,來自面對國際化衝擊的不安,混合著對臺灣本土文化的渴望。臺灣藝術表現與素材運用,亦趨大膽鮮明。藝術家創造新語彙,為臺灣當代藝術注入豐沛扎實的內容。

 

臺灣社會有著海洋島嶼的性格,與勇於嘗試的移民血液,造就藝術創作風格是包羅萬象。當代藝術直得駐足的特色,便是作品反映藝術家所處的社會時代背景,收藏家與藝術迷能從創作當中,體驗對當下環境的省思。粗略洞窺國際當代藝術現狀:Subodh Gupta運用他在印度新德里咖哩餐廳中所見的鍋碗瓢盆為靈感創作,再現發展中與已發展國家的經濟矛盾批判;傑夫孔(Jeff Koons)用斯伯丁籃球類別的大眾商品表達對美國資本消費主義的反思;俸正傑以豔俗的色彩,描繪中國中產階級對消費商業機制的樣貌。藝術家用創作的形式,表現對社會的觀察,將生命注入於作品中,增強當代藝術與社會的交流。同理,臺灣的當代藝術亦是與群體社會不停來往的對話過程。

 

臺灣當代藝術從九O年代發展以來,可分為兩個縱橫軸,全球化與本土化分別為縱軸兩端,橫軸兩端為政治與社會,其中社會又包含了文化、科技、媒體與經濟。藝術家在這四個象限、邊界上,以批判的角度與廣泛的素材為臺灣發聲,媒介上包括錄影與畫作的創造,題材上涵蓋科技與人文的相對論。因此在象限上可以找到:留美背景的李俊賢在全球經濟潮來襲時,對找尋臺灣本土性的渴求;姚瑞中對臺灣政治冷眼而鮮明的表達;袁廣鳴以詩意的手法,創作城市少了車潮喧囂時的停格寧靜。同時,臺灣當代藝術家敏銳嗅覺也偵查到,青少年次文化與腳步快速的工商生活:洪東祿以日本漫畫公仔結合歐洲中古世紀教會藝術,表達後電腦革命時代青少年自我意識強烈的視覺;彭弘智用狗眼角度看都會男女社交場域生活,以非人類的角度戲謔當代社會的光怪陸離。總括以上,臺灣當代藝術家的創作,不論品質或學術,皆具相當水準。

 

九O年代的藝術家經過十多年養成,眼光與市場也逐漸外拓,視野更為宏觀。藝術家積極向外參展,擷取第一手的新知與養分,作品的厚度更深,意境更為衝擊。藝術家努力爭取國際曝光,這其中也包括臺灣當代藝術家每屆在威尼斯雙年展的參展,以及許多定居歐美或流浪歸國的臺灣藝術創作者,他/她們所帶回刺激,都為臺灣當代藝術注入正面的推動。

 

收藏界走向若形容藝術家是球賽的發球方,收藏家與藝術迷即是球賽的接球方。早期當代藝術球賽的接球者缺缺,然而隨著欣賞當代藝術的同好日益增多,藝術球局的一來一往,日趨精彩。臺灣藝術氣候從對現代華人藝術,如張大千,趙無極等大師的關注,逐漸開啟對當代藝術市場的興趣大門,2007年的上海藝術博覽會,臺灣收藏家的實力仍然亮眼。特別近幾年因中國當代藝術市場帶動,臺灣當代藝術回溫曲線的斜率越來越陡峭,然而,供給需求圖表總有進入高原緩和期的時候,藝術市場的起伏或許格外令人不安,若收藏好手也能調整心態腳步,將藝術作為一生的志業與責任,方更能獵到好的收藏入庫。紐約的現代藝術博物館(Museum of Modern Art)在1929年紐約華爾街股市崩盤後的九天由洛克斐勒家族(The Rockefellers)開館,勉強渡過三O年代美國經濟大蕭條,仍致力收購當代藝術作品與籌備展覽,今日現代藝術博物館的規模收穫,正是當代藝術努力不朽而留名的最好例子。

 

未來臺灣市場定位臺灣藝術因為有一群值得敬佩的藝術工作者,創作的品質是令人期待的。另外,東南亞與印度當代藝術的成長也同樣值得期盼。呼應前段所提到,當代藝術是對當代環境的反省再現,東南亞與南亞當代藝術有不同于華人藝術的背景與詮釋,當地社會背景豐富,二戰過後與後殖民社會的現代化過程,讓藝術家的創作具有獨特能量與風格。

 

亞洲當代藝術的相互交流,將會為對方注入新的刺激而有新的創作。因此,臺灣能以放眼世界的眼光,將舞臺打造為藝術交流平臺,以平臺的概念,讓藝術家在臺灣得到豐沛的創作靈感理念;讓收藏家能在臺灣接觸口味多元的區域當代藝術,使亞洲當代藝術在臺灣有寬闊能揮灑的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