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中     文
Copyright © 2011 Soka Art Center
京ICT备05058271号

空艺术 | ​萧富元 一个好画廊若要永续经营 必须与学术结合

空藝術 | 蕭富元 一個好畫廊若要永續經營 必須與學術結合

2016年,索卡藝術中心北京空間進入第15年。而2017年,則是索卡藝術中心的25周年。在索卡藝術中心負責人蕭富元看來,一個好的畫廊,如要想要永續經營,便必須與學術結合。面對一級市場的持續調整,索卡藝術中心則將著力點至於建立藝術家的學術地位。

 

空藝術對話索卡藝術中心負責人蕭富元

 

 

 

空藝術2016年是索卡北京空間的第15周年,是否安排了周年特別展覽計畫?

 

蕭富元:索卡2016年舉辦了文人繪畫六君子——北京索卡15周年特展。中國藝術的歷史非常悠久,對於歷史的回溯能夠提升國人的自信。自改革開放以來,社會的經濟文化發展普遍西化,但隨著中國文化日益受到國際範圍的關注,我們又開始重新尋找自身的文化定位。做畫廊這麼久,認為成就自身藝術只有兩條路徑可循,一是西學中用,比如“85新潮;二則是加強對傳統文化的提升,這一部分索卡以前觸及得相對比較少,現在已經開始著手去做了。

 

空藝術:從市場反應來說,前一兩年市場對於新水墨的討論似乎更為熱鬧,為什麼你選擇在大家普遍認為市場進入相對冷靜階段之時,以展覽的方式重新梳理這一內容?

 

蕭富元:從我的角度而言,大家對於新水墨的定義並未明確。自1998年後,當代藝術市場開始震盪,人們會慣於不斷提出一個新的題材代替。但是我覺得仍存在對於新水墨模糊、混亂的定義——“新水墨這一概念的提出更像是站在西方的角度,而非我們自己的文化立場上。我個人認為,現在或許是一個在結束喧鬧後進行重新審視、整理的好時機,把握好它利於在混亂之後抽出那些用水墨創作的優秀藝術家,讓大家重新認識他們。我認為不能讓喧鬧歸於寂靜。我很有自信,索卡現在提出與關注的幾位藝術家都是在這個領域非常具有代表性的。

 

空藝術:針對近兩年的市場形態,在畫廊運營上,索卡對於2017年的市場會做出哪些調整?

 

蕭富元2016年,索卡舉辦了很多大型活動,比如藝術家洪淩的世界巡迴展和國際研討會,引起了業界很大的迴響。在市場不是很好的情況下,我們會著重進行學術方面的活動,提高藝術家的知名度,同時建立重要的學術地位。一個畫廊如果沒有學術上的搭配而只能進行商業運營,就容易陷入現在流行什麼就去做什麼的被動位置。一個好的畫廊,如果要進行永續經營,便必須與學術結合,而這些學術活動的良性效應同樣也會回饋給市場。儘管很多人說2016年整體市場環境不好,但其實索卡的整體營業額相比之前仍然持平。由索卡代理合作的藝術家們,如毛旭輝、洪淩,包括年輕藝術家趙博、譚軍、曾健勇、梁銓等藝術家的銷售情況都是不錯的。

 

 

空藝術2016年索卡藝術中心參加了藝術北京,臺北藝博會和香港巴塞爾藝術博覽會,對於畫廊參加藝術博覽會你是如何規劃的?參加各家博覽會有什麼不同的感受呢?

 

蕭富元:我覺得現在內地的市場情況變化較大,香港和臺灣的情況基本是比較穩定。眾所周知,香港巴塞爾是費用最高的藝術博覽會,但我們可以賣出一些比較重要的作品。歷屆銷售情況最好的應該是臺北博覽會,它的費用相對較低,索卡在臺北已經具有較高的知名度,像2016年的臺北博覽會索卡的整體銷售情況就非常好。大家對臺北博覽會的評價也褒貶不一,當然其中的確存在一些問題,比如說2016年的參展畫廊增加到200家左右,但無論是臺灣或是臺北藝博會都不及香港和香港巴塞爾藝術博覽會那樣國際化,並不具備如此大規模吸引國際畫廊的實力。另外臺灣須徵收5%的稅,而香港是免稅的。因此,在臺灣要賣海外的作品就比較難。來自菲律賓、日本、韓國、大陸,包括臺灣的畫廊會更多地出現在臺北藝博會上,佔據80~90%,歐美畫廊大約只占10%,無論從哪方面來說,臺北博覽會都更具地域性。

但我個人認為臺灣的藏家就亞洲範圍而言是最強的,因為真正消費大件的亞洲藝術品的還是臺灣藏家居多。北京的藝博會比較難以出售高單價作品,買家也不是特別多。現在的市場正處在一個轉型期,以前大部分藏家購買藝術品是為了投資,現在出現了更多的消費性行為,我相信這類藏家會慢慢多起來,但對於他們的培養還需要時間。今年上海的藝博會做得很紅火,上海本身也比較國際化,但從我瞭解到的一些重要畫廊的銷售額而言,小型的作品還是佔據銷售的大部分。從索卡自身而言,上海博覽會參與得比較少,在2017年會考慮參與。

 

 

空藝術:索卡藝術中心辟出原本的辦公區域用作索卡實驗室,最初對這個專案的規劃和考量是怎樣的?

 

蕭富元索卡實驗室是我對於畫廊可持續性的構想結果。對於一些剛剛從學院畢業的學生而言,直接進入商業市場是有困難的,尤其是在市場並不那麼好的時候。許多具有良好潛質的、創作較為超前的藝術家容易被暫時淹沒。如果我們不去支持這樣的藝術家,他們可能會因為長時間得不到認可而放棄藝術創作的道路,這是很可惜的,這也是索卡成立這一專案的初衷。索卡實驗室旨在為那些我們認為有創作潛力、有待觀察的藝術家們,提供展示作品的機會。雖然空間並不算大,但這仍然是一種支持和鼓勵。在這個項目中,市場並非我們側重考量的。這個項目由畫廊的策展人負責,她也比較年輕,能更好地與同時代的藝術家溝通,我並沒有進行太多干預。這也是一個等待和觀察的過程,我們會持續關注索卡實驗室參與藝術家的後續發展,會有可能進行更深入的合作。

 

空藝術2017年索卡藝術中心的北京和臺灣空間分別有怎樣的展覽計畫?是否有兩岸藝術家互動的展覽規劃呢?

 

蕭富元:索卡在北京、臺北和台南的空間每年都有固定的展覽計畫。台南有9個展覽,臺北有8個展覽,北京有6個展覽。我們的展覽節奏是穩定且持續推進的,不管市場情況如何。2017年是索卡藝術中心25周年,作為明年的重點,展覽會以大型群展為主。而即將開始的香港巴塞爾,索卡的展位也是非常具有優勢,在參展名單上也將加強陣容。

現在臺灣藝術家要進入內地是比較麻煩的,中間需要很多手續。往年我們都有海外藝術家的活動,但2017年我們暫時沒有這個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