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中     文
Copyright © 2011 Soka Art Center
京ICT备05058271号

明后年画廊业会慢慢复苏——专访索卡艺术中心董事长萧富元

明後年畫廊業會慢慢復蘇——專訪索卡藝術中心董事長蕭富元

 

摘要:在藝術品市場持續調整期間,本報採訪到索卡藝術中心董事長蕭富元,就畫廊業與蕭先生進行了深入交流。對畫廊的經營模式、畫廊的整體變化以及畫廊業與拍賣行之間的關係,蕭先生進行瞭解讀。

 

中國畫廊業已有約30年歷史,從2001年至今的15年間,大陸畫廊業也慢慢興起。從交易狀況來看經歷,經歷了興起、發展、高峰、蕭條以及現在正在經歷的調整期。每一位立足學術的畫廊主在畫廊業的各個時期都保持著一顆平常心。十幾年間,畫廊業有很多故事,畫廊主也總結了很多經驗。

 

2003年開始大陸整個藝術品市場快速成長,畫廊業也是如此。從整體交易量來看,大陸畫廊從2003年下半年開始快速成長,20062007年達到高峰,2008年初開始慢慢衰退,之後的幾年一直處於調整期,在未來的一兩年之內畫廊業會在一定程度上慢慢復蘇。這是一個定律,臺灣畫廊業就經歷過這樣一個時代。臺灣畫廊業從19881989年開始紅火,1993年達到高峰,之後開始衰退,進入蕭條期,到了2005年又開始慢慢繁榮。索卡藝術中心見證了整個畫廊業的“興衰”迴圈。

 

在藝術品市場持續調整期間,本報採訪到索卡藝術中心董事長蕭富元,就畫廊業與蕭先生進行了深入交流。對畫廊的經營模式、畫廊的整體變化以及畫廊業與拍賣行之間的關係,蕭先生進行瞭解讀。

 

採訪地點:北京索卡藝術中心

 

採訪嘉賓:蕭富元(索卡藝術中心董事長),以下簡稱蕭

 

蕭富元,索卡藝術中心董事長,經濟學出身。最初以購買古董進入藝術品行業,繼而開始經營當代藝術。既做古董收藏又經營三家當代藝術畫廊的藝術品市場從業者,我們聽聽對於畫廊業,他怎麼說?

 

好的藝術品會帶動整個藝術品市場

 

中國美術報網:北京索卡有沒有屬於自己的經營模式?

 

蕭:慢慢瞭解中國大陸的當代藝術以後,我覺得當時中國大陸的當代藝術是以模仿西方的畫派為主,如果大陸的藝術品全部是模仿西方,永遠都會走在西方人的後邊,難以在整個世界立足,所以我比較傾向於慢慢回歸到東方的學術主張。因為東西方從任何一個角度來講都是有差異的。我們可以學習西方,這無可否認,但必須有屬於東方的思想。從20世紀末開始,藝術變得比較多元,但我覺得最重要的還是藝術家的思維和表現方式。北京索卡從2003年就開始持續走比較東方思維的路線,這方面可能跟其他畫廊不太一樣。因為大陸的畫廊還比較初級,處於學習階段,更多的畫廊還是買賣型的畫廊。索卡想做的是一個比較長期的規劃,所以我們會幫藝術家做一些學術上的事情,希望能幫藝術家在學術上奠定一個位置,包括我們這次幫洪淩老師做的世界巡迴展,這也是中國藝術家在海外的一個首例。我認為這個活動開創了整個畫廊與藝術家合作的先例,可能以後會給一些畫廊做一個參考。其實不一定只是在商業的角度去跟藝術家合作,要藝術家走得更長久,學術的建立是非常重要的。

 

中國美術報網:索卡3次遷址的原因是什麼?

 

蕭:剛開始索卡選在秀水東街,英國大使館後邊。當時中國大陸還沒有藝術的市場,而且畫廊沒有政府補助,全部是自己的資金在運轉。為了維持畫廊短期的開銷,我們選在大使館附近,因為外國人有買藝術品的習慣。但是我們重要的推廣還是面向大陸的民眾,索卡想做的不只是外國觀光客來買藝術品,我們希望中國的藝術品被中國的收藏家、買家所喜歡,而且購買。到了2001911日,就遇到美國“911”事件,雖然發生在美國,跟我們沒有關係,但是到了年底使館區開始緊張起來,進出很不方便,畫廊就面臨很大的困境。2002年年底問題還沒解決,後來就決定搬家,所以在20031月就搬到北新橋。7982005年開始畫廊的聚集就多了,雖然798在五環外,但是大家都覺得798是藝術的中心。本來索卡沒想遷址,但是很多藏家朋友和記者都說我們與798其他畫廊距離較遠,不方便,所以就搬到798。索卡見證了整個藝術市場的發展。從2003年下半年開始,整個大陸藝術品就開始慢慢發展起來,20062007年達到最高峰,到了2008年就開始慢慢沒落。

 

中國美術報網:索卡每年的展覽計畫如何定?

 

蕭:我們每年的7月底至8月初,會把明年的展覽計畫全部定好,這樣才能給我們和一些藝術家做好充分的準備。我們希望藝術家是為展覽去創作,而不是東拼西湊把展覽湊完整。

 

中國美術報網:索卡每年的展覽計畫如何定?

 

蕭:我們每年的7月底至8月初,會把明年的展覽計畫全部定好,這樣才能給我們和一些藝術家做好充分的準備。我們希望藝術家是為展覽去創作,而不是東拼西湊把展覽湊完整。

 

畫廊業的發展有一個迴圈過程

 

中國美術報網:北京索卡已經有整整15年的歷史了,您覺得最初的預期跟現在有出入嗎?

 

蕭:我覺得出入非常大。因為我從1992年開始就預期中國大陸的藝術品市場應該會有一個很好的前景。尤其是2001年我們來到北京,雖然中國大陸沒有畫廊市場,但經濟已經發展到一定程度,所以我認為未來依然是有市場的,但是應該沒有這麼快。本來我們預想在2001年開始用5年時間慢慢建立起關係,然後從2005年到2010年慢慢成長就已經很不錯了。沒想到從2003年開始整個藝術品市場就開始快速成長,從2003年下半年開始成長,2005200620073年是最高峰,2008年初已經開始下滑。所以我覺得整個發展比想像中提早很多,而且這個來得快去得也快,這是一個定律。

 

中國美術報網:藝術品市場從2008年開始逐步進入調整期,您如何看待?

 

蕭:我覺得是正常的。我認為所有的東西都有一個迴圈,如果加速成長,從負面角度來講也是加速滅亡。藝術品市場本來就是這樣,從2003年開始快速成長,20062007年的時候達到高峰,然後從2008年開始慢慢衰退。我認為差不多2008年至2013年是衰退期,從20142015年開始進入蕭條期,20172018年之後會慢慢復蘇,復蘇以後會再繁榮然後衰退。我認為這是一個定律,既然離不開這個定律,就要用平常心來看。臺灣就經歷過這樣一個時代,臺灣從19881989年開始紅火,到了1993年達到高峰,之後開始衰退,2000年的時候我認為是蕭條期,到了2005年臺灣畫廊又開始慢慢繁榮。總是有一個迴圈。

 

中國美術報網:索卡會根據市場狀況進行經營上的調整嗎?

 

蕭:其實調整得很少。因為索卡有自己既定的路,我們不願意走別人鋪好的康莊大道,也不願意追風。我喜歡開闢自己的路,哪怕是羊腸小徑。雖然每個人的目標都是通往成功,但是可以選擇不同的道路走。我不希望用西方的角度去看東方,更多的是希望東方可以成為全球的東方。我們要把東方的藝術發揚起來,西方人所承認,然後變成國際的語言,到最後可能就不分東西方了。我發現沒有一個好的東方藝術家是由自己的畫廊把他推向成功的案例,我希望可以達到這個最終目標,由中國自己的畫廊推中國的藝術家,至少成為一個國際有名的藝術家,所以我們會盡力幫一些藝術家做這方面的事情。

 

中國美術報網:通過臺灣索卡和北京索卡的經營,你覺得臺灣的畫廊與大陸有哪些異同?

              

蕭:因為臺灣還保留著中國文化的一些血脈和想法,相對來說比較保守。臺灣收藏家在選擇收藏藝術品時,會選擇相對來說比較成熟的藝術家的作品,炒作成分較少,所以他們會選擇自己喜歡的藝術家。大陸的收藏家可能接觸藝術品的時間比較短,以前沒有這方面的經驗,很多東西可能都是聽來的,炒作、投資的成分可能會稍微多一些。當然沒有絕對。

 

從興趣出發的藝術品收藏會慢慢“獲利”

 

中國美術報網:您覺得畫廊業從開始到現在有哪些變化?

 

蕭:我覺得變化非常大。我經營畫廊24年,但是我收藏藝術品超過30年。我覺得30年前買藝術品的人,沒有一個人一開始就有賺錢的概念,買家覺得買藝術品純粹是為了興趣,為了喜歡。但是現在應該有一半以上買藝術品是為了投資。很多人將藝術品作為一個投資標的,覺得這也是一個分配資產,能夠獲利的方式。當然不能說這樣不對,因為每個人有支配自己金錢的方式。他可以投資股票、房子,當然也可以投資藝術品。但是我所說的觀念是不一樣的,以前的觀點跟現在是不一樣的。但很有趣的現象是真正抱著投資心態的買家反而不如真正喜歡的人得到的收益大,我認為這是藝術品的一個定律。

 

中國美術報網:二級市場的發展在一定程度上影響大於一級市場的說法您贊同嗎?

 

蕭:在大陸我贊同,在臺灣不是這樣。臺灣到目前為止一級市場是大於二級市場的。臺灣只有一家比較好的拍賣公司,但是臺灣的畫廊很強,臺灣的畫廊是強於拍賣公司的。在全世界也不是這樣。法國有很多畫廊,但是蘇富比、佳士得都沒有在那邊拍賣,包括油畫部分。美國也只有紐約在拍這些東西。類似日本、韓國都沒有很有名的拍賣公司,但是他們的畫廊都很多。所以這是一個全世界都很普遍的現象,但在大陸不一樣。大陸是二級市場勝過一級市場,所以發言權在於二級市場。大陸拍賣公司特別多,但是真正好的畫廊很少,這是有別於其他地方的。

 

中國美術報網:索卡跟拍賣公司有沒有合作?

 

蕭:不能說完全沒有,但是我們沒有主動。索卡不會為了炒作一個藝術家,然後去跟拍賣公司合作。大部分是拍賣公司來找我們,而且有些都是很熟悉的朋友。因為有人情在,有時候為了支持拍賣公司的專家,會給他一些東西拍,這個是有的,但是這不是我們的主項,我們的主項還是第一市場。

 

中國美術報網:您既從事藝術品經營又收藏古董,您對自己的身份如何定位?

 

蕭:雖然我有將近1000張畫,但是在畫的領域裡,我不認為自己是收藏家。主要因為我經營當代藝術,這些東西都是我要賣的,沒有任何一件是我不賣的。只是價格的高低、時間的選擇而已。只要是畫,我每件都賣,所以經營畫方面,我是一個畫廊的負責人。但是在古董收藏方面,我覺得我是一個收藏家,不是經營者。我喜歡從西漢以後到明宣德以前的陶瓷,現在可能擁有500件這樣的東西,比畫少,但這些是我不賣的。如果你來跟我談古董我是一個收藏家。有些收藏家可能會買一些賣一些,但對於古董我是從來不賣的。當然我不是說賣東西的人就不是收藏家,我覺得是看每個人的情況。從我個人的角度,我覺得每一個古董就像我的一個孩子,我不能把普通的小孩趕出去說不要了,因為他曾經跟我有過一段很好的感情。除非說我要在數量上篩選到某個程度,那時候我才會取捨。現在來講我跟每件古董都沒到緣盡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