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中     文
Copyright © 2011 Soka Art Center
京ICP备18031038号

蕭富元:索卡十年 從開疆辟土到引領風騷—99藝術網視頻專訪

2011924——20111023日,引領風騷 北京索卡10展覽將在北京798索卡藝術中心為觀眾展出一場華麗的視覺盛宴。在此次的展覽中,展出的作品皆是索卡多年來潛心收藏的的精品,其中不乏安迪-沃霍爾、草間彌生、潘玉良等人的原作。

北京索卡藝術中心成立於2001年,為當時第一個經營大陸當代藝術的臺灣畫廊,其負責人蕭富元先生與畫廊一同見證了中國當代藝術市場這10年來從無到有的歷程。在這10年中,經歷了“911事件,經歷了2008年的金融危機……,蕭富元向我們說道:10年間,畫廊與我們的團隊一起經歷了各色辛酸苦辣,但我們在各種困難面前,沒有退縮,也正是這樣那樣的磨難,讓我們頑強的生存了下來。尤其是2008年時,很多畫廊因為金融危機銷量大減或者從此消失,但恰好相反,我們那時的銷量非常好

在談到在京10年,最大的收穫時,蕭富元如是道其實我們最大的收穫是見證了中國藝術發展的過程,這十年來中國當代藝術市場從無到有,從繁榮到衰退,慢慢又在復蘇,其實整個中國藝術市場這十年,我們都見證到了,我覺得這是一個最大的收穫。

以下文字為訪談現場實錄:

99藝術網:各位網友大家好!這裡是99藝術網,我是記者成小衛,引領風騷——北京索卡十年展覽將於2011924日至20111023日在北京798索卡藝術中心隆重上演,為此我們有請索卡藝術中心的負責人蕭富元先生為我們講述一下這次展覽的始末,以及索卡在北京走過的十年歷程。蕭先生您好!

蕭富元:你好,大家好!

99藝術網:首先恭喜索卡藝術中心在京創辦十周年,當時您是怎麼想到要在北京成立索卡藝術中心的?

蕭富元:其實我們索卡是在1992年在臺灣創立,也是從92年開始在臺灣最早代理中國當代藝術的一個畫廊,到了2000年的時候,我一直來往兩岸是非常頻繁的,到了2000年的時候我發覺因為中國整個經濟一直是往上走,而且經濟的勢頭是非常好的,所以我當時覺得說中國當代藝術應該會在中國開始發展,所以當時我就在2000年的時候跟我的一個好朋友,就是中央美院的趙力老師討論了這個事情,當時我就決定要在中國來開畫廊。當然當時在選擇的時候我們是想選擇上海或者是北京,後來趙力老師給我們一個建議,讓我們選擇在北京,所以我們在北京就在2001年的時候開設了畫廊,我們第一個展覽就叫開疆辟土,因為當時中國是沒有市場的,所以我們希望說我們在這邊如果用開疆辟土的精神經營這個畫廊。

99藝術網:最開始畫廊設在北京秀水街,後來搬到了798

蕭富元:開始在秀水東街,其實我們不是馬上搬到798,就是在2001年,我記得我們開幕的日期是93號,當時2001年的911號剛好碰到“9-11事件,因為我們在秀水東街那裡就是在英國大使館後面,整個使館區,所以使館的路,因為當時聽說本拉登要來炸英國使館,所以就把全部的道路封了,當時我們非常的艱難,因為客人進不來,我們在那邊度過一年是非常比較辛苦的一個時間。後來當時的畫家陳逸飛先生,他就建議我們跟他們搬到北新橋,那邊剛好他有一個工作室也在那兒,我們跟他在那邊紮堆,搬到了北新橋那邊。北新橋到了去年,其實到了前年底,我們發覺中國整個藝術市場很發達,而且整個環境、整個文化的變遷,以前我們在北京是市中心,以藝術來講是市中心,現在就變成郊區了,所以我們為了藝術家展覽的方便,為了收藏家來我們這邊方便,就開始想到說要搬到這個地方,就是現在的798

我們搬到這邊,其實經營的形態沒有什麼改變,因為我們當時在那邊是300平米的一個空間,我們到現在這邊是有一千平米的空間,所以我們可能在辦展覽方面會從比較小型的一些展覽變成比較大型的展覽。

99藝術網:當時畫廊在北京成立的時候,我們也知道北京畫廊業發展並不繁榮,當時索卡中心是怎麼運作的?再比如說2008年金融危機的時候,好多畫廊在那個時候就消失了,索卡是採取了哪些措施應對這些呢?

蕭富元:我2000年剛來北京的時候有去拜訪紅門畫廊的布朗先生,因為那個時候他是比我早,當時北京有兩家畫廊是比我早,就是紅門跟四合院,我去拜訪他的時候,他跟我講他做畫廊做那麼久了,只有一張畫是賣給中國人,其它所有的畫都賣給外國人,所以當時我的想法是說,因為我如果要賣給外國人我就在臺灣賣就好了,為什麼要跑到大陸來呢?我的想法是說我應該要培養大陸的收藏家,所以當時我們就開始認真地去培養一些非常好的,對文化藝術有興趣的一些藏家,慢慢的一直培養,從2001年開始,其實我們到現在有一群收藏家,我所謂的收藏家,就是他不是以買賣畫為目的,不是為了賺錢,而是他自己的興趣,這些人慢慢地成為我們的藏家,可是你會發覺在2008年的時候,整個藝術市場下來,那些收藏家反而高興,因為在06年、07年的時候,他們會覺得畫價太高了,他們覺得買了泡沫太大,所以06年、07年他們比較少買,到08年因為整個藝術市場崩盤以後畫的價錢比較便宜,比如以前很多大名頭藝術家要得很貴又買不到,到了08年以後,可能跌到一半又有東西出現,反而在08年的時候我們的生意是比07年好,我們在那個時候賣了很多很好的作品,我們也買了很多很好的作品。比如像我們有安迪-沃霍爾的原作,我們是在英國用比較低的價錢買到的,那個時候也買了很多像方力鈞、張曉剛,還有劉野等等很多人,艾未未等等,我們買了很多都在國際上不管是拍賣會也好或者私人收藏也好,其實在那個時候反而買了很多,買了以後也會分享一些給我們的收藏家,其實在08年人家覺得不好的時候,我們反而比較好,在07年、06年的時候,人家說很好,我們反而不是那麼好。

99藝術網:為了迎接北京索卡中心在北京成立十周年,這次為大家呈現的展覽叫引領風騷——北京索卡十年,為何將這個展覽主題定為引領風騷呢?

蕭富元:其實我們有做很多,我們認為是走在人家前面的一些事情,比如說我們是最早梳理中國老油畫,因為我當時來到中國大陸的時候,發覺很多人對老的油畫都不知道,老的油畫家根本不認識,當時我們拜訪了很多老油畫家的家屬,有一些油畫家還在,像周碧初,我去找他的時候他還在世,秦宣夫還在世,李超士他已經過世了,還有戴秉心,這些有一些都已經過世,但是有一些藝術家還在,我們就慢慢地整理他的資料,把他的資料印成畫冊,慢慢的讓大家能夠瞭解這些老畫家藝術的一些脈動,所以我們做了這個事覺得是比較走在別人的前面的。

還有一個其實我們在03年的時候,我們就提出的亞洲當代這個概念,我們認為說因為中國藝術發展到某一個階段以後,中國必定成為一個世界的大國,就像我們現在的GDP都已經全世界第二了,我們覺得說這樣的話中國如果它變成一個大國的話,不單單只關心自己,它會關心到整個國際、整個亞洲,所以我們會提出亞洲藝術這樣的概念,後來像佳士得他們也慢慢做亞洲,蘇富比也在做亞洲,其實我們從03年就開始做,從韓國、日本,我們03年做了韓國、04年、05年的時候做了日本,到的07年的時候我們做了東南亞,所以我們就把臺灣、大陸、韓國、日本,包括東南亞,還有印度整個做一個整合,我們就變成一個亞洲概念。

第三個,其實我們覺得也是走在大家沒有走的那一條路上,可能現在當代藝術大家都是以西方為標準的當代藝術,認為只有西方有當代,難道我們東方沒有當代嗎?中國沒有當代嗎?中國從兩宋到現在,它的文化、它的藝術一直走下來不可能走到解放前就停止了,現在其實還在走,可是大家因為受的教育都是西方的教育多,接受的資訊也來自於西方比較多,因為畢竟在藝術方面它比較強大,它有話語權,所以大家可能都以西方的標準看當代藝術,我們一直堅持說中國還是有它的當代藝術,所以我們現在其實我們一直認為說以中國文化、中國的思想來建構一個當代藝術,我們都知道像宋畫,現在很多藝術家開始也在瞭解這一塊,我們都知道宋畫的精神就是老莊哲學,就是無為而治,所以我們從這個觀點找尋一些真正有中國思想的一些藝術家,我們開始做,像我們做了洪淩,這個藝術家我們做了十二年,從99年做到現在十二年,我想沒有一個畫廊可以跟一個藝術家合作十二年,這是很漫長的,但是我們從大家不認識他,慢慢的介紹到現在,很多大的收藏家,都把洪淩的作品掛在他自己的客廳,最大的一個客廳,像我們說很多在國際上有名的大收藏家都把洪淩的畫掛在他的客廳裡邊,我們可以做到這一點。往下我們還是會繼續發掘一些真的有東方精神的當代藝術。

99藝術網:這次展覽的作品,我看一些資料也有安迪-沃霍爾,像您剛才提到的已經收藏過了,這次展覽的作品基本上都是畫廊收藏的嗎?

蕭富元:對,我們現在有分幾個部分,一個部分是以前我們曾經代理或者曾經合作過的藝術家,因為我們講的是索卡十年,所以我們就會把這些藝術家這次有他的作品展出;第二個就是現在當代在代理的藝術家,像毛旭輝老師、洪淩老師,還有一些年輕的藝術家,也放在這次的展覽上;第三個部分就是我們的收藏。因為我覺得我們還是慢慢地要走向國際,從大陸中國出發,到亞洲,我們未來的目標就是整個國際,整個國際的一個藝術,所以我們開始接觸了歐美的當代藝術,所以安迪-沃霍爾,我們也有這次展出,像這些東西其實都是我們自己的收藏。

99藝術網:我們也看到這次展覽分為兩個部分:一個就是回顧歷史、一個就是開啟未來。開啟未來,回顧歷史我們都知道了,您講了是自己收藏的作品,開闢未來具體在我們的展覽中如何體現?

蕭富元:我們覺得開啟未來就是像我們有一些新代理的藝術家,這些藝術家其實都在今年開始代理,我們慢慢地要介紹給我們的一些藝術愛好者,使他們能夠瞭解,我剛才所說的就是說因為我覺得到最後他們還是要回歸到自己文化的這條路來,所以我覺得未來,我最近看了很多展覽,包括曾梵志的展覽、像張曉剛的展覽,還有尹朝陽的展覽,他們已經慢慢地提到他們的畫從兩宋山水,從它們引申出來,慢慢的大家已經開始注意到這一塊,我們都知道我們做這一塊已經做了十幾年了,所以我們認為這一塊是未來的一個趨勢,我們也會堅持一直走下去。

99藝術網:索卡藝術中心在北京創立了十年,在這十年裡最大的收穫是什麼?您認為經營畫廊就像您在臺灣也有兩個畫廊,這邊有一個,您認為經營畫廊最重要的是什麼?

蕭富元:其實我們最大的收穫是見證了中國藝術發展的整個一個過程,因為十年前中國藝術市場是沒有的,慢慢這十年來從沒有到有,從繁榮到衰退,慢慢又有在復蘇,其實整個中國藝術市場這十年,我們都見證到了,其實我覺得這是一個最大的收穫。但是裡面當然也有他的酸甜苦辣,我最高興就是說我看到當時我們在臺灣買了一張徐悲鴻的《愚公移山》,當時買的時候差不多120萬人民幣,最後能夠在瀚海拍到3300萬人民幣,這是我看到整個中國的一個成長,是最高興的。但是也有苦,我覺得也有苦,為什麼?因為很多事情,其實我覺得中國它畢竟是一個市場的開始而已,其實開始是比較混亂的,而且它是比較沒有規範的,就像我做畫廊二十年,其實唯一一件我最不開心而且到現在我還搞不清楚的事情,你們可能都知道關於上一次有一張吳冠中的事情,吳冠中畫的事情,後來訴訟,當然這個訴訟的最後是我贏了,但是我一直搞不懂說我到底錯在哪裡,因為我可以簡單地跟你講一下,就是說這張畫我是跟一家畫廊買的,而且這家畫廊還是文化部頒給它誠信的畫廊,我用120萬人民幣去買的這張畫,我想沒有人願意花120萬明知一張假畫花120萬,而且120萬當時是吳冠中的市價,包括我的匯款證明都很齊全,他把畫跟一本吳冠中的著錄,他也給我看著錄,我覺得沒有錯,畫也是老的,東西也沒有錯,我就買了,買了我也不是要去賣,就放在我的收藏裡邊,有一天瀚海有一個小姐,她來找我,因為她是我的前輩,做畫廊,她以前在臺灣做過畫廊,她來找我說拍賣沒有大件東西,希望我能夠幫忙她提供大件東西,我就問她大件你需要什麼,她說比如像吳冠中之類的,我說好啊,我剛好有一張我自己收藏吳冠中,我交給你去賣,然後我就交給她去賣,當時我們的定價是定180萬人民幣,我買120萬定180萬很正常的價錢,因為180萬你即使賣掉要扣傭金扣什麼20萬,就是160萬,我已經收藏了一段時間了,結果230萬賣掉,經過了兩三年來說這張畫是假的,就開始訴訟,就變成說大家來找我說這個訴訟,就是告我說這張畫是假的,我們假設這張畫即使是假的,錯誤在我嗎?我覺得很奇怪,我正正規規地買一張畫,然後正正規規地拿到拍賣公司去賣,如果這個錯誤是我,以後誰敢跟畫廊買畫,很正常的,一個人去畫廊買一張畫交給拍賣公司拍,結果東西說是假的,畫廊也沒有責任、拍賣公司也沒有責任,只有買的這個人有責任,天底下哪有這樣的事情,如果這樣的事情是不對的,以後誰敢跟畫廊買畫,而且後來到了現在,法院已經終審判決下來,沒有說這張畫是假的,法院最後判決書很明白地告訴你說這張畫無從判別它的真假,這樣的話,我就覺得這種事情到處有人去說我賣假畫,我怎麼樣,賣假畫的人也不是我。

99藝術網:接下來我們就問一下畫廊在接下來會有什麼規劃,除了這個展覽之外?比如在選擇藝術家方面或者說在展覽方面會有其它什麼規劃嗎?

蕭富元:我們展覽從搬到798開始,每一個展覽都選擇策展人來做,我們很少自己做,除了像這個十周年的展覽,它就是做我們的收藏,所以這次不需要策展人,其實我們從去年開始,我們每個展覽都有策展人來做,一年有五個展覽,兩個月一個展覽,還會繼續地保持下去,因為我還是比較相信專業,所以我想好的策展人有他們很好的理念,我希望這樣讓更多的人能夠瞭解當代藝術,讓喜歡藝術的人也能夠欣賞到一些好的作品。

99藝術網:謝謝蕭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