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中     文
Copyright © 2011 Soka Art Center
京ICT备05058271号

蕭富元:我們的立足點在中國—北京商報

作為首家進入內地的臺灣畫廊,索卡經歷了秀水使館區、北新橋的場地變遷於去年正式入駐798藝術區,並於近日舉辦引領風騷——北京索卡十年回顧展。畫廊創辦人蕭富元表示,能走過十年的畫廊,在北京少之又少,北京索卡有幸見證藝術市場在這十年的發展,也見證了中國藝術從沒有到繁榮,確實不易。

商報:作為首位把內地藝術作品推向臺灣,並且在內地開辦畫廊的藝術經營者,當時出於什麼原因讓您做此決定?

蕭富元:我本身喜歡收藏藝術品。最早我在銀行工作,收入並不多,但那時我就用剩下的薪水收藏紫砂壺,此後轉向瓷器收藏,並且在臺北故宮學習古董鑒定,當時古董市場表現良好,我賺到了第一桶金

此後,我開始收藏中國書畫。1989年我開始收藏臺灣的本土油畫。而真正開始收藏內地的當代油畫作品是1992年。在臺灣藝術市場泡沫還沒破滅時,我就清出了很多收藏,也賺了不少錢。

1989年時,一張臺灣本土油畫作品的價格相當於10張內地畫家的作品價格,但當時內地經濟發展的趨勢已經在變好。從美術史和美術市場的角度來看,藝術的發展由當地的經濟來帶動,比如文藝復興時期的義大利、工業革命時期的法國以及20世紀的美國。

1992年開始我就長期來往於海峽兩岸,感受到內地經濟的崛起,對內地油畫作品會變好的感覺也越發強烈。當時我想號召一批臺灣畫廊到內地發展,但遭到他們的反對,他們認為內地沒有油畫市場。所以2001年,索卡作為首家臺灣畫廊落戶北京,直到四年以後才有其他臺灣畫廊過來。

商報:在內地經營畫廊的這十年有過怎樣的困難時期,您是如何克服的?

蕭富元:來到內地第一個認識的人是趙力,他在尋找畫廊的場地上給了我很大幫助。我也拜訪了紅門畫廊的布朗並詢問在中國開畫廊的情況。得到的結果是:中國沒有油畫市場,開了這麼多年畫廊,只有一張畫賣給了中國人,其他全由外國人購買。當時我認為正因為沒有人買畫,這個市場才是屬於我們的。

於是我把目標鎖定在內地收藏家身上,因為要賣給外國人的話,在臺灣還有更多的便利,根本沒必要來內地發展。但一段時間之後發現幾乎沒有人來畫廊看畫,所以我試著向外推廣油畫作品。當時找了很多郊區的別墅會所,試著做三天左右的小展覽來推廣,但很辛苦。

2002年時在秀水那邊幾乎無法經營,於是2003年我們搬到北新橋附近,但是又遇到了非典,開幕就延期了兩個多月,這是非常困苦的一段時期。但我一直在堅持,因為出於對藝術的熱愛和對內地市場的信心。

商報:從目前的情況來看,臺灣和內地的畫廊行業較當初有了怎樣的變化?

蕭富元:臺灣藝術市場發展了很長時間,行業相對規範。我沒有一張畫是從畫家手中購買的。但內地現在拍賣會和畫家收入都很豐富,只有畫廊最苦。現在有太多的人想做藝術品投資,因此他們從藝術家手中購買作品。這是中國藝術市場目前很大的一個問題。

至於另一個區別,就是買家的結構。臺灣買家投資客和藏家的比例差不多是一半一半。而內地幾乎有95%都是投資。2008年經濟危機時,臺灣遭遇的影響遠沒有內地嚴重,因為臺灣至少還有50%的藏家還在繼續購買藝術品,甚至加倍去買,因為在危機的時候價格更便宜了。內地很多投資者一直還想賺更多的錢,因為錢來得太快,會有不確定感,仿佛並沒有覺得這些財富是真正屬於自己的。

商報:索卡于2003年在韓國開設了辦事處,2007年開始涉足東南亞的當代藝術,此後舉辦了日本、菲律賓、印尼藝術家的展覽,提出了亞洲當代的概念,這是出於怎樣的經營理念?

蕭富元:我們的立足點在中國,隨著改革開放到現在中國已經成為僅次於美國的第二大經濟體。而且隨著中國在藝術領域的發展,肯定會對周邊國家產生影響。當時涉足東南亞、東北亞地區並且與他們的藝術家進行藝術交流是考慮到中國在今後勢必會成為亞洲的藝術中心。

商報:索卡代理的藝術家作品並沒有太多地在市場上流通,畫廊在選擇藏家方面是否有自己的要求?

蕭富元:現在我們談到的當代藝術的標準基本上是西方的,目前走紅的藝術家作品多數都符合西方的審美標準。

但我們是中國的畫廊,不需要所謂的中國符號來代表我們。難道東方沒有自己的審美標準?我相信以後至少在內地,大家會以真正東方的審美標準來看當代藝術,這才是中國文化思想的根本。

我可能比較早地看到了這一點,所以我們合作的藝術家,骨子裡擁有東方思想文化的根基,但他們的語言是國際性的,這些藝術家目前不會成為市場的主流。但我會長期與他們合作。例如洪淩,我們合作了12年,幾乎所有臺灣的知名藏家都收藏過他的作品,而且不會輕易轉出,這就是索卡藝術家的作品在市場上鮮有露面的原因。

2007年前後市場瘋狂的時候,索卡在踏踏實實地做事,現在市場泡沫過去後,大家也開始注意到我們的藝術家了。在藝術家展覽的同時,也引發了相應對於作品東方性的討論,這是令我非常高興的事情。在新藏家出現的時候我們會去做一個調查,來判定他是為了收藏還是炒作,我們希望藝術家的作品能賣給真正喜歡它的人。

商報:目前藝術家的自身活動能力越來越強,您認為代理制度是否從某種程度上對藝術家會造成限制?

蕭富元:我們舉兩個國外成功藝術家的例子。村上隆是個活動能力極強的藝術家,主張藝術要和商業結合,他一人扮演經紀人和畫廊兩個角色,他也說過沒有一家畫廊可以幫他。而日本另一位藝術家奈良美智是個很內向的人,五十幾歲還像個小孩一樣害羞,他就需要一個畫廊幫他。這是不同類型藝術家在成功道路上的兩種方式。索卡合作的藝術家多是像奈良美智這樣的,我覺得這樣的藝術會有另外一種純粹。

商報記者 周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