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关渡美术馆现场 | 毛旭辉:我就在这儿

    索卡艺术‧台北于7月21日在关渡美术馆成功举办了毛旭辉个展《毛旭辉:我就在这儿》,展览开幕现场热闹非凡 。此次展览此展将持续至9月24日,欢迎大家莅临参观。

  • 台北关渡美术馆《毛旭辉:我就在这儿》

    毛旭辉作为“八五美术运动”的代表性艺术家之一,在当下中国当代艺术生态中,也许难以在类型化、符号化的趋同性里给予简单地界定和归类。如果说前卫艺术意味着对现存艺术系统的格格不入,那么毛旭辉当然添列其中,但这一定位却有些宽泛和空洞。倘若将中国的前卫指涉在“八五美术运动”以来,延续到后现代主义、文化全球化潮流,毛旭辉的艺术创作渐行渐远。与现代主义艺术相比,毛旭辉显得相当的人文主义,与后现代主义比较,他拒绝无意义的创作。他是一种内向的趋于自我的创作,拒绝复制形而下的生活图景。在我看来,毛旭辉的绘画艺术是一种返还到艺术创作之初,接近人与思想、与绘画语言,以及艺术与人生本源性的关系之中。他关注个体生命的生存境遇,以人、景、物的象征性,直接或间接地表现了人性隐秘复杂的存在状态,折射出中国社会转型期潜在的矛盾与冲突。作品针对性既源自于人的精神失衡和漂浮的无所归宿,又源自于人性的乖张、扭曲和变异。其中压缩着他的理性思考和表现主义意味,并适宜地融入到作品的精神层面,显示了他将画面中的关键性形象,同时赋予了内容和形式上丰富的视觉效果。以此,毛旭辉没有当下艺术圈里惯熟的风格样式,是一位不见容于现在流行“艺术”模式的艺术家。他一直坚守在他所在的空间之中。

  • 凤鸣锐谈 | 黄山“隐士”,何以引发世界热情?

    (来源: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记者 赵明玉、向凯 / 文 海心 /图 )
    当须发斑白的洪凌先生到达直播现场时还没吃饭,在书店狭窄过道上,他随意吃了一点三明治。他看起来衣着朴素,举止随和,令人亲切。去年,洪凌先生刚从中央美术学院退休,退休前他是央美油画系第三工作室教授。2015年底至2016年,他的“天地大美 - 洪凌世界巡回展览”,自中国美术馆一直延伸至英国、爱尔兰,引发国际艺术界关注。1991年,一直在中央美术学院工作的洪凌,出人意外地想在黄山建造工作室。20多年来,工作室不断扩大、完善,他收集黄山古建筑各种精美配件,再配以世界各地收集来的宝贝,如今,黄山“洪庐”也成了一件艺术品。潜心黄山近30年,洪凌创作了600多幅油画,其中很多是巨幅画作。“洪庐”,已成为一位当代中国大画家归隐自然、体察山水、拥抱生活的象征。“八五新潮”及“后八九”阶段,当中国艺术家赶超世界前卫艺术之时,洪凌却偏离自己曾涉足的表现主义、抽象主义探索,从人物转向山水,并致力于山水油画的纵深探寻。用祝凤鸣的话说,就是“滚滚向前的世界流程日新月异,有一位画家却凭舟稳立,气象从容……洪凌是一位逆流而上的艺术家。”

  • 放眼亚洲25周年:专访索卡艺术中心董事長 萧富元 | 非池中艺术网报道

    (来源:非池中艺术网)
    深耕亚洲当代艺术市场的索卡艺术中心,1992年自台南发迹,目前拥有台北、北京共3家画廊。4月15日推出之《非凡–索卡25周年大展》(Extraordinary-25th Anniversary of Soka Art),展出亚洲45位重要艺术家的作品,见证25年来画廊发展轨迹。不畏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2003年SARS风暴、2001年911事件的影响,带领索卡艺术中心走向更大格局的索卡艺术中心董事长萧富元,不论是在发掘艺术家或是市场,常常是看见「未来式」的第一人。以下是非池中艺术网专访萧富元的内容。